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山寨革命》三:票友挑战名角  

2009-07-24 23:0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山寨革命》,作者阿甘,中信出版社

所谓山寨革命,当然不只是经济范畴,这一章我想浅谈一下我对山寨文化的看法。
山寨的本质并非模仿,而是创造,模仿只是山寨的一条捷径。所有的冲突都是人们接受能力和无尽的创造能力的矛盾。有明星潜质的成千上万,真正成为明星的总是凤毛麟角。有能力出将为相的人大有人在,而真正做到这个位置上的就那么几个。


山寨以模仿的面目出现,恰恰是无穷尽创造力被压制的表现。从生产端来看,每天都可能出产数百位明星,很多人都具备不错的创造力,很多人都熟知诸子百家、了解历史,但能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的只有那么几位,山寨版的百家讲坛当然被压抑已久。

社会实际需要的角色和人们能够扮演的角色相比总是很难匹配。很多社会尖端角色只有那么几位,职务需求远小于供给,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凡是依靠人们主观评价的领域都很容易出现山寨现象,各个领域造星的同时,也制造了越来越多不服气的草根,他们不甘心和自己差不多的人那么风光,起义的草根和在位的精英形成持久的冲突。

难以维持的极化秩序
电视传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明星,最好的管道工、厨师或者理发师所享受的待遇与100年前差别不大。文体明星可就不一样了,某种程度的说他们已经成了金字塔型社会的主宰,借助于人们每天五个小时消耗的电视上,明星有了不可思议的荣誉和财富。在这些领域,造成的矛盾已经非常突出。一方面,社会造神运动超过了人类本能能力所能耐受的极限,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明星自杀,吸毒、抑郁更是普遍存在,此所谓高处不胜寒也!第二,反明星、反精英也成为另外一种潮流,这就是山寨文化的一个方面。

明星行业在拼命利用媒体扩大影响、造星的同时也在毁星。尤其是很多细分的品类明星不像博尔特或者乔丹,没有多少硬指标,纯粹靠包装,“文”的东西占极大的比重。本来是一个电影演员、嗓子非常差,但他也要竭泽而渔,非要出唱片、办演唱会做多栖明星。台下的阿Q们自然会想:和尚摸得,我为什么摸不得?他都那么老了,还装嫩……


为了追求曝光率或者狗仔队为了他们自己媒体的关注度,明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甚至一些糗事也屡被曝光。艳照门事件之后,一位网友的签名是:“原来明星下面长的和普通人一样”。从理性说这是一句废话,在没曝光之前,人们也知道明星下面理论上和普通人一样。但是,知道和看见是不一样的,很多的事情就是这么一层窗户纸,捅破与否关系重大。神秘感丧失之后,草民自然也跃跃欲试。媒体让一夜走红变成了可能,同时内在的逻辑是既然你能一步登天,别人也有这种可能性。其结果有二:一方面明星的品类增加了,数量增多了。另外,明星行业的生命周期缩短了。各领风骚十几年到几年再到几回,社会节奏就这样加快了。在媒体不发达的时代卓别林统治影坛数十年,贝利多年都是足球界的神。现在,作为领导者有几年的风光已属奇迹。


很多行业靠垄断势力维持,长此以往,竞争力和专业能力已经严重退化,假做真时真亦假,真明星总是利用他的影响力在他并不擅长的行当捞外快,山寨明星怎么就捞不得呢?真经济学家、学者只是利用大学品牌、教授头衔等出来胡说八道,所谓的精英文化已被注水,大学教授维持其高不可攀的神秘感越来越困难。


在新的技术背景下,草根阶层的潜力获得了极大的解放,小团体和个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都变成了现实。一方面,专业精英杀鸡取卵拼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捞好处,一旦上升到这个阶层就不可避免的退化。而草根阶层的业余选手却因为真心喜好或者具有某方面的天赋而日有所长。所以社会的潜在冲突日益突出。

 

窗户纸被捅破
我总觉得,最初的变化是心理上的,很多事情是否可行,首先是你认为它是否可行,若认为不可行,那就真的不可行了。


泰国用驯化的大象运输,我们会想那么魁伟的大象干嘛要屈从于小小的人?其原因在于驯化改变了大象的心理模式,它觉得它干不过人,屈从是理所当然的。小时候学的课文总是把贫下中农和地主的关系说成了对抗性的,从老人哪里听到的真实故事并不是这样。《汤姆叔叔的小屋》的描写我觉得特别真实,当黑奴汤姆被解放时,他不是欢呼雀跃,而是恐慌,六神无主,觉得这个世界没了王法,他觉得他们世世代代理所当然的是老爷的奴隶,要伺服老爷家的人。


以前,大众就像被驯化的大象或者或者已经习惯奴隶制的汤姆叔叔。我们觉得作家特别了不起,我们就永远成不了作家,我们觉得歌手、明星都是特殊材料做的,永远就没有明星梦。

心理障碍是很多障碍的关键。一旦这个障碍被撤除了,很多障碍便不再是障碍。


媒体和传播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心理。在企业领域,以前我们认为汽车这么复杂、需要庞大生产线、复杂技术、大量资金的行业非国家的力量莫属,个人不可能进入。很多人改变了这种看法,李书福和王传福就是其中的两位,李书福说的很好,他说汽车不过就是发动机加上一个铁棚,再安装四个轮子。我身边还有尚未成功,准备进入这个建厂投资的人,心理预期的改变是很多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如果很多人的心理都消除了障碍,草根阶层蓬盛发展就顺利成章了。


学术界限的消失很早就相当普遍了,只是我们对这种变化还没有明显的感觉。庙堂之上的学者、领导者影响力江湖日下。


今天,在网络上些历史小说的人不再是历史学家的专利,甚至,他根本不必学过历史专业。曹天元本职工作在金融领域,但这不妨碍他洋洋洒洒写出三十万字的《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其水平之高,实在令在下佩服。


前北大中文系主任杨晦先生的名言:“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各种解读已经把这句话庸俗化了。其实我很钦佩杨先生的洞见的率直。作家这个行业自古就是山寨化的,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但发现和说出这个事实本身就是一种天赋。


我写过《TCP/IP原理》、《巅峰过后——通信产业的革命》、《一辈子的好家具》、《赔钱时代》、《达尔文密码——人性与财富的进化》、《晒欲》等书,分属不同领域。就连我这种“才不及中人”的人也能在不同领域著书立说,这的确不难。


今日的世界向两极发展,一种趋势是工业组织越来越庞大,任何人都成为其中无足轻重、极容易被替换的螺丝钉。另外一种趋势则是个人、独行侠无所不能。大家把后者全部都归功于互联网,我则认为心理的改变是头等重要的。央视采访《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他说:任何一门学科、只要你非常想研究就一定能搞清楚。诚然如此,我理解这绝不是宋鸿兵夸海口或者显示其较高的智商,常人亦可。


对于高精尖的学术前沿,人们深入到越来越狭窄的领域研究。实用而普及的科学知识则越来越容易掌握。

外行当道
人皆曰现在是知识时代,接下来更是超知识时代。事实可能恰恰相反,生产精密产品的工厂越来越不需要技术精湛的工人。过去靠手工调校、打磨的工种被越来越精准的机械代替。八级钳工用武之地越来越少。电子行业更是如此,20年前人们就知道生产计算机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复杂无比芯片生产中,基本上不需要技术工人。

你说的仅仅是生产环节,而设计环节需要越来越多的技术人员!


没错!我觉得全球范围来看,现在需要的是越来越少的设计,而不是越来越多的设计。一款iPhone手机一年全球就销售400万台,生产和设计的比例是400万比1,全球12亿手机可能有几千款,90%以上的销量都被前100款把持。况且,这么多款手机只有不多的芯,不同的只是设计含量较低的外壳。大工业化生产,不但消灭了技术工人,也消灭了绝大部分的知识工作者。计算机相关行业可能是最需要知识工作者的行业,其他我们可以展望的几个行业毫无疑问只能容纳极少量的知识工作者。


有些学科注定只需要少数天才即可,就像袁隆平搞出了杂交水稻,其他人去种地就可以了。爱因斯坦发表了相对论,其他人学会并不特别难。基因工程看来也是如此,人类不过26435个基因,即使再多的人研究,还是这么多“款”,这是一个无法发明的领域。研制治疗癌症的药物复不复杂?很复杂,但一旦研制出来就解决一大片疾病,接下来就变得极其简单。


计算机相关领域可能是能容纳人才数量最多的领域,毕竟全球有无数的程序员,这不是属于一个人发明、一亿个人享用的行业。即使在这个行业,大部分高薪白领工种,实际上高中文凭足可以胜任。与其说招聘员工对文凭的需求,不如说是对智商的需求。另外,人们头脑中顽固的壁垒也在维持着需要精英人才的假象。

我们每天上互联网,背后的网络设备80%都是网络设备公司的超级大腕思科公司的产品,这是一家典型的高科技公司,由于接触网络设备的人远少于接触计算机的人,所以这些设备始终保持着一种神秘感和高科技形象。为了推广它们的设备,美国思科公司于1993年开始推出的专家级认证考试。CCIE(Cisco Certified Internetwork Expert)被公认为IT业最权威的认证,是全球Internetworking领域中最顶级的认证证书。在中国,十年前,如果拿到这个证书就意味着一步登天,不但一年能拿到几十万的收入,还成为受人尊重的王公贵族的座上宾。CCIE由两个半小时的笔试加上一天的实验组成,简单的说CCIE证书意味着能熟练安装思科的网络设备,并且能够排除一些故障。中国人在考试方面是何等的厉害,没有几年,考CCIE就成了很简单的事情,诀窍是每次CCIE的考题都有人拿出来,后来发现穷尽CCIE的知识也比考英语容易多了。确实如此,安装调试网络设备常用的命令不过就那么十几条,掌握这些东西何其容易,根本无需过人的智商和深厚的功底。


医疗行业看来是无比需要专业知识的!事实上也不是,只有以外科为代表的少数门类需要“熟练工人”。医生主要的知识、经验价值体现在诊断环节,然而这些部分已经被无比细分的医疗器材代替。我总觉得内科医生早已经不再需要多少知识,绝大部分的病如果能治很普通的医生甚至通过网络和书籍病人自己也能治疗,如果不能治疗,即使是顶级专家照样没戏。比如难以治愈的癌症,一种癌症不过就对应着那么几种药,所谓用药无非是先后顺序和组合而已,即使穷尽也就那么几种。病人之所以排队、找关系看专家门诊,找有名气的医生,不过是心理因素和传统观念而已,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咨询行业也好不到哪里去,数据库、积累的案例曾经是咨询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今天这一点早已荡然无存,在互联网上搜索一切材料瞬间可得,而且不用花钱,没有任何“仪式成本”。咨询师的所谓专业技能也十分令人怀疑。作为山寨咨询师代表的点子大王曾经挑战过这个行业,后来因为闹了些笑话草草收场。


知识不是对抗性的资产,你拥有了不妨碍我拥有,人们说互联网时代将进入一个知识的时代,我觉得恰恰会进入一个知识过剩的时代。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比知识增长的速度的更快,获得知识比获得任何东西都更容易。以前我从未见过火鸡,只是在搜索引擎上敲入火鸡二字,关于全球各种火鸡的图片和介绍就一网打尽。这种事情每时每刻、没分每秒都在发生。


网络上不仅有知识,还有各种免费的午餐。这一点对于电子产品尤为重要,大量免费的代码应有尽有,开发不再是从头呼哧呼哧的编码,而是将网络上的资源重新整理、组合即可。


知识的过剩为很多东西的山寨化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很多的行当,你身边都有可能潜伏着几个近似专业水平的选手,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像雨后春笋一般的生长出来。

过去的秩序是建立在资源稀缺、专权专用的基础上的。比如成为教授的理由是因为他以前是副教授,而博士又是他成为副教授的原因。科班出身、严格的晋升秩序、行当之间泾渭分明的界限和神秘感是过去的规则。现在这一切障碍趋于消除,外行取代内行,票友代替演员的时代开始了。


娱乐和传播领域,长期被顶级机构把持。行政垄断只是诸多壁垒中的一种,马太效应使资源不断向顶端集中,以中央电视台为例,由于它的传播能力最强,于是能拿到高昂的广告费,这些资金有成为进一步建立更强垄断力的基石,如此循环往复。从1979年第一次搞央视春晚以来,这已经成为央视的一个很强的招牌节目。公平的说,为了赢得观众,央视每年春晚可能都煞费苦心,但是内在的规律决定了它是一个新陈代谢缓慢的系统。这种习惯的力量比NBA的很多教练愿意用老队员更顽固,新的人员、新的节目形式意味着较大的冒险。而保守本身必然又引起退化。
现在,娱乐行业、传播行业、独行侠有了互联网这个技术平台,一切都改变了。电视、报刊、杂志全部都容量有限,只能单向传播,草根很难有这样的机会,这是一个天然适合等级社会的金字塔型结构。而互联网天生是一个双向网络,任何人既可以下载、也可以上载,即可以看也可以秀。互联网的网状结构是草根阶层、山寨现象的沃土。

 

快乐票友

接下来的世界,我可以胆大妄为的预测人们将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在生产率如此之高的情况下,人们获得较好生活所需根本无需工作比远古时期还长一倍的劳动时间。工作之余,人们干什么?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电视的肥皂剧上,造更多星神?或者按照被IT界鼓吹的思路,用更多的时间上网?非也!接下来,将是一个快乐票友的时代。
人们的爱好将更加丰富多样,可参与性更强。你会看NBA转播,也会组织几个人到球场上练一练;你不仅看书,偶尔还写一些博客;小区的老年人很多年前就组成了秧歌队,配置简单,唢呐、大鼓、锣、镲就够了,也不需要很高的水平,但还是有点讲究,否则乐趣也会打折,我们小区就有这样的秧歌队;像菲尔普斯这样的竞技游泳还会向着更快、更强发展,而大多数的乐趣则在于组成一个冬泳队。

“山寨春晚”在策划是赶上了山寨大流行,被过分炒作和寄予过高期望。春节这天我不时切换到澳亚频道看一看山寨春晚的直播,老实说不是很差,而是太差。即使去掉舞台、灯光、服装等硬件的不利因素影响,比中央电视台的、很差的春晚,差的还是太多!尽管文无第一,受过专业训练的和业余爱好还不在一个档次上。其实,要求山寨出现文化奇迹,既不现实、也不山寨,山寨并不是造新星、废旧星,而是参与并娱乐。

大师罗素60年前,在“怎样才能自由和幸福”的一篇演讲中说:“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中国和西方的主要差别,我会说大体看来,中国人的目标是享乐,而我们的目标是权力。我们喜欢的是支配他人的权力以及支配自然的权力。为了前者,我们建成了强大的国家,为了后者,我们创立了科学。”


他还说:“中国的思想体系有一个而且仅有的一个缺点是,它不能帮助中国对抗穷兵黜武的国家。如果整个世界都象中国,整个世界就会幸福;但是只要其他国家崇尚武力,那么已不再闭关自守的中国人,如果要保持自己国家的独立完整,将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去模仿我们的罪恶行径。”


我都觉得第一点有点过誉了,第二点不幸言中了,中国哲学思想没有那么完美和高深。我模糊的记得迈克尔·哈特在《人类历史最有影响的100人》中对孔子的评价是:他是人类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中唯一没有自称为神的人。我对这句话的印象非常深刻,的确,最靠前的几位都是宗教领袖,他们无一例外的声称自己是神或者代言人。


纵观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表面上把儒家治平、爱民思想作为治国纲领,实际上,帝王只是向人们灌输君君臣臣、秩序、忠良那一部分。在实际的帝王之术中,采用的都是法家那一套不便于摆在桌面上的哲学。法家明显集成了老子部分衣钵:“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中国企业领导人不一定都读过所谓的圣贤之书,但在骨子里都有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自然而然的就喜欢愚民政策,这是一种必然规律。统治中国人思想的儒家讲究秩序、君臣父子,但也讲究平等,我的老祖先孟子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平等博爱、悠闲自在的儒家思想尽管受到朱元璋和满清的糟蹋,但孔孟及很多先哲的著述完整的保留下来,中国人的思想基调还是不相信高高在上的神,此乃国之幸事,亦为山寨之根基也。


我承认,山寨在某些领域无法和专业选手抗衡,如果有业余选手声称比姚明篮球水平更高绝对是自恋狂,那也不应该成为山寨的目标。但也不尽然,更多的领域则难分专业和业余。鲁迅是学医的,而且37岁才开始写第一篇小说,,按照庙堂的清规戒律,他也得算做山寨版作家。爱因斯坦只是瑞士伯尔尼专利局一名下级职员,他凭什么研究相对论?所谓精英文化的二分法已经显露出慌张和幼稚,他们说诺基亚的外形变化叫创新,山寨的外形变化叫庸俗;拿着iPhone是荣耀,拿着HiPhone是耻辱。他们还说:别人挣到我的钱是有种,你卖便宜东西给我,你是SB!这只是固守陈旧社会观念前朝遗老的最后抵抗。

罗素说的实在是好,以至于我发挥比照抄还不好意思,他说:“权威来自于古人和老人。与自由青年同盟的某一成员谈话时,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绝不会显得非常尊敬地和他谈话,因为老人,尽管人们以为他们睿智,但他们并不一定是睿智的。年青时,我们学了不少东西,年老时我们也忘掉了不少。30岁时我们处于巅峰状态中;在30岁时我们的记忆率和遗忘率相同,我们学多少就忘多少(笑声)。30以后,我们开始忘的比学的快;所以,如果确实需要权威的话,那么就应该是由30岁的人所组成的委员会。总之,我认为在那些并不对他人产生直接影响的事情上,没有权威我们可能会做得更好。我承认功利主义的地位,但我不能接受用功利主义的态度来评判艺术事物。我发现我们似乎已丧失了许多东西,不仅在艺术领域(这点已被公认),而且在人际关系和友谊方面,我们也丧失了我们曾有的重要的内在品质。人们喜欢通过一个人的行为去评判这个人,其实一个人的行为与他的内在品质有很大区别。所以你会发现,一个人成了名以后,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话了不起;然而在他年轻时,在他还未成为名人之前,他也许说过更重要的话却不为人所注意。一个人言论的精华应该引起人们的注意,尽管他不甚著名,反过来也一样。”


如果从大历史观看一看我们的社会,总体趋势是权威逐渐消失,山寨不断悄然前行。以前,最伟大的人物的想法是我要带领人民去致富,后来变成了让人民自己去致富。在我总结的工业革命以来的四次小革命,一次比一次缺少代表人物。


有闲阶级、人们之间无比丰富的联系手段,都将催生一个票友社会。说实在的,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本人都已经过时,不但没有上过Facebook、还没有玩过QQ,这已经是现代社会的异类。我们明显的感觉到,每差十岁的人都有很大的差别。基于网路社区、兴趣小组的小团体的联系,对于80后一代人已经是一种普遍的方式。兴趣小组相互激励,相互学习不久就可能把一项兴趣发展到很高的水平,并且不断的分化出新的品种。


“票友”这个词本身就产生于当时的有闲阶级,八旗子弟因为有“月钱”,缺乏发财的动力,也不一定有升官的机遇,听戏听长了就成了业余唱戏的了,就像我一样,看书多了就成了写书的了。据说昔日中国戏坛有许多名票友,其演技、唱腔、扮相,都胜过台上正角,京华、沪宁都有名噪一时的票友。票友从来不为钱去演戏,倘若兴致浓处,水袖长衫、长靠短靴、粉墨登台,也只是为了一个“玩”字,却决不会收那份“包银”。


历史上文化最繁盛的时期通常都是秩序最混乱的时期,秩序往往意味着牺牲多样性,春秋战国诸子百家存在的原因是非统一国家,各自都有生存的空间。嬴政、汉武大帝等历朝历代皇帝为了统一思想,独尊一家、罢黜百家,用庙堂取代山寨,把文化纳入管理的范畴、实则是阉割文化。


文化是一个内涵广泛的名词,它并非是古代的书籍、电视时代的录像、计算机的比特。存在于民间的生活方式就是一种文化,从这个角度说,文化的山寨性就更加显著。

  评论这张
 
阅读(13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