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5  

2008-10-09 23: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5章 泄密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断章取义,乱加揣度。)

周子强还在日本的时候,陆岩松的心里也在承受着双重的煎熬。他也看出来了,周子强对魏吟荷很有好感。这次两人一起去日本出差,他会不会趁火打劫?想到这里,他有些心烦意乱,再也坐不下去了,只好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好几个来回,心情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更让陆岩松头痛的还是早上接到的一个电话,是哈勃的主承销商戈壁公司的项目经理Richard打过来的。Richard语气沉重地通知陆岩松:在哈勃豪华承销团中担任副承销商的达摩公司突然宣布退出,理由是怀疑哈勃的财务报表有问题。Richard还告诉陆岩松,他们也收到了不明人士递过来的一份资料,里面有非常详细的哈勃财务作假的说明,还附有哈勃“真实”和“虚拟”的财务报表作为对比。

 

“我们已经和律师事务所商量过了,哈勃的上市马上就要进入到SEC(美国证监会)的审核和批准阶段,这个时候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既然有人举办你们的财务报表有问题,为了慎重起见,也为了你们哈勃和我们承销团的声誉,我们郑重地建议你们:现阶段不要向SEC递交申请!另外,我们已经决定委派福尓(Fool)公司对这件事情进行全面的调查,随后我会给你传真一个承销团的正式决定!”

 

当看到Richard传真过来的一张张表格的时候,陆岩松几乎都要崩溃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哈勃如此机密的财务资料会泄漏出去。如今,承销团又有成员退出,哈勃的上市前景实在是不容乐观,而他所有的心血、努力、职业前景都已经寄托在这次上市里面了。冷汗直冒的他赶紧抄起电话给周子强打了过去,听到的却是“您所拨打的手机已经关机”的提示音,这才想起周子强还在日本没有回来。

他沮丧地低下头来抹了一把脸,竭力想让自己扑通乱跳的心平静下来。“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知道那套绝密报表的人并不多呀!在哈勃内部,除了周子强、我之外,也只有李颖了。哈勃公司之外的徐丰明负责审计,他当然知道一些情况,可是他也没有出卖哈勃的动机呀……”想来想去,陆岩松还是没有理出个头绪来。但是,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有一张大网正在悄悄地向着哈勃收紧,包括他、周子强以及哈勃的所有人都将被一网打尽。

当天晚上陆岩松一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当他黑着眼圈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却发现钱勇已经铁青着脸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他赶紧将钱勇请了进去,正打算让秘书沏茶,却被钱勇叫住了,“不忙!你先把门关上!”

 

钱勇走到陆岩松的办公桌前,将手中拿着的一大堆资料“啪”的一声扔了过去。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然也是一夜未眠。“看看,这些都是我从S119通信人论坛上下载的,现在国内各大网站都已经转载了,你看看!”

 

陆岩松拿起资料粗粗看了一遍,感觉更加吃惊了——这些材料的内容已经不限于与哈勃上市有关的财务数据,而是涵盖了哈勃的方方面面,包括哈勃的股权结构、销售情况,这些东西显然只有哈勃内部人士才有可能搞到。

其中有一篇“做人要老实”的文章是这么写的:去年哈勃宣称销售收入将近10个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给客户开的实验局,根本还没有签署销售合同,另外还有一部分也是和客户签的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执行的“框架协议”。“其实,去年哈勃真正的销售收入只有7个亿,发货则只有5个亿,而收回的货款更是只有3个亿!”“在哈勃高层的统一部署之下,哈勃的销售部门集体编造合同,请看合同编号A、B、C”。
陆岩松的的双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他赶紧把资料藏到了桌子下面,好像这样它就会消失了似的。

“你认为他们写的属实吗?”钱勇语带嘲讽地质问着。犹豫了一下,陆岩松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肯定是太阳的枪手编出来的,他们可真会编呀!”他的声音不由得高了不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他勉强做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哼,我也觉得他们说的不是真的。作为CFO,你的任务就是上市。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保证哈勃上市的成功。岩松,你说对吗?”钱勇已经恢复了常态,他显然从陆岩松刚才的神态中读到了些什么。

说实在话,刚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钱勇真的是非常的震惊和恼怒——作为一名投资老手,他竟然被蒙在了鼓里!作为哈勃的董事会成员,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哈勃真实情况的人!如果那些资料都是真的话,不仅仅是哈勃,就连哈勃为上市而雇用的所有中介机构都会受到美国证监会的查处;如果再遇到美国股东提出诉讼,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

 

“要不要就此放弃哈勃?”钱勇的脑子在飞速运转。他感觉这些资料中有些看起来像是真的。哈勃的确有造假的嫌疑。最近他曾经几次向陆岩松要一些财务数据,但是每次都被陆岩松以正在做上市审计不方便透露而婉拒。

 

“我不能放弃!”钱勇想起了自己当年刚刚结束农村插队回到北京的情形。为了考上大学,那个时候的他整天废寝忘食地补习功课,以至于有一天在复习的时候由于太困了,额头磕在桌子上起了个大包。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刚到美国时的情形:自己身上只剩下了不到100美元了,只好先去刷盘子,每天累得腰酸腿疼地回到宿舍,一挨床就睡着了……

 

与这些经历相比,比自己要小十多岁的周子强和陆岩松小时候的生活显然要幸福得多了!他们很小的时候十年动乱就已经结束了,他们在小学和中学都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也都上了很好的大学。“也许是幸福来得太容易了吧,为什么这些年轻人做什么事情都希望走捷径?”

 

对于钱勇来说,现在能够选择的路确实也不多,毕竟鼎言基金已经有几千万美元的真金白银砸了进去,现在放弃也就意味着这些钱打水漂了。想当年,正是由于自己在投资决策委员会上力保这个项目,鼎言最后才决定在哈勃身上投下重注的。当时有一位合伙人杰克就曾经提醒过自己:哈勃虽然是一家高科技企业,但是同时它也是一家家族企业,一定要注意它财务的透明度。“钱先生,最近在香港上市的很多中国民营企业都出现了财务问题,你一定要小心一点。”钱勇虽然口头上称是,但实际上并没有把杰克的话放在心上——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这些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怎么可能像自己那么了解真正的中国企业?

 

如果哈勃这个项目失败,自己个人的声誉将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这一点是钱勇无论如何都不愿面对的。思前想后,他觉得目前的局势还能控制住。“岩松,子强这几天不在家,你可要多承担一些责任呀!至于媒体那边,我会通过我们的公关公司逐个给他们打招呼,大不了多花一些费用,把事态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好了,我先走了!”钱勇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那双鹰隼般的眼睛直视陆岩松:“我打高尔夫追求的是一杆进洞。当然,如果一杆不进,我就是推也要把它推进去!”说完,他拉开门扬长而去。

 

互联网是如此的可怕!短短的一天的时间里,原来发在S119通信人论坛上的资料就已经传遍了国内各大网站,也传到了哈勃内部。流言已经在公司内部传了开来。中午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陆岩松看到的是员工们那与平日不同的脸,上面分明刻着惶恐、愤怒,还有鄙夷……就在几个月之前,这些年轻脸上露出的还是快乐、信任、满足的表情,如今这些表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周子强不在,这可怎么办呢?”略微考虑了一下,陆岩松草拟了一份声明:“近来,外界传闻我公司有财务作假等行为。本公司特此申明,所有这些传闻均为不实消息,我公司将择日召开记者招待会说明情况,并保留追究有关传播人法律责任的权利。”他又把文章润了润色,找到了孙仁学:“老孙,现在外边传得非常邪乎,我想先把这份声明发出去,驳斥这些不实的报道。同时,我觉得应该给哈勃的每位员工发一份E-mail说明情况,以便安定人心!”

 

“这个事情子强知道吗?”“我刚才给他打了电话,没有联系上。事情比较紧急,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扑火的话,也许火很快就要烧到我们的身上了!”也许是陆岩松的最后一句起了作用,孙仁学踌躇了半天,最后还是在那份声明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拿到这份声明之后,陆岩松立刻让市场部给国内各大媒体发了一份,同时他还字斟句酌地给哈勃的每位员工都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告诫员工们不要相信谣言。

 

随后,他又马上给哈勃的承销商、律师、会计师、财务顾问们一一打电话,一方面矢口否认所有的“指控”,坚称哈勃是完全清白的;另一方面他也向他们承诺,会尽快协助福尓调查公司进驻进行彻底调查。

 

打完这一通电话之后,他又把谢泽宇单独叫了进来,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谢泽宇听完之后频频点头,马上下去着手准备。根据他对谢泽宇的了解,这个人应该能够排除泄密的可能性。而且,现在他除了谢泽宇之外又还能依靠谁呢?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陆岩松才感觉到轻松了一些。已经到了下午,还没有来得及吃饭的他是饥肠辘辘。

上市工作就此停了下来,陆岩松能做的事情也没有多少了。又过了几天,福尓调查公司的章明铭来了,这位以前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做过侦探的调查员先后找了周子强、陆岩松、谢泽宇还有很多的哈勃中层经理谈话,试图了解泄密事件的前因后果。由于在此之前孙仁学、陆岩松他们已经反复“演练”过了多次应对之策,几天下来“章侦探”并没有发现太多可疑的情况。

 

临走之前,章明铭找到了哈勃的IT工程部,要求把哈勃邮件服务器中的文件全部拷贝带走。由于孙仁学、周子强早就有了交代,哈勃的IT总监赵小凡面有难色:“哎呀,不好意思,为了满足美国的上市要求,我们前一段时间对整个公司的IT系统都进行了全面升级。结果由于一名工程师误操作,存在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都丢失了。”“这名工程师现在在哪里?”“哦,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当时就被公司开除了!” 章明铭问到其他工程师,他们也都证实了赵小凡的说法。

 

“章侦探”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赵小凡:“哦,这么说硬盘应该还在啰?你们能不能把这块已经没用的硬盘给我?”“没问题。”赵小凡暗笑着,爽快地答应了。他来到哈勃机房的存储服务器上,把贴着“邮件服务器”的那块硬盘拆了下来交给了章明铭。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把这块硬盘格式化、拷贝内容、继续格式化,如此反复了二十多次。

 

带着一块已经被彻底“清理”过的硬盘和成堆的调查材料,“章侦探”回到了美国。对于周子强来说,剩下的则是漫长而焦急的等待。到了年底,陆岩松终于接到中介机构组成的调查团团长、戈壁公司董事总经理Richard的通知:没有发现哈勃造假的证据。

 

哈勃的上市终于又可以重新启动了。令人可惜的是,此时美国股市已经是今非昔比——高科技公司特别是电信设备公司的股价出现了暴跌,哈勃已经不可能再卖出好价钱了。承销团讨论后认为,当前上市的时机已经非常不理想,哈勃也只好决定暂停招股和上市,以等待更好的时机。

  评论这张
 
阅读(1510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