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4  

2008-10-08 18:4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4章 密谋

周子强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不想再一味的等待——在他的心中,水信的这个单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恰好这时,他收到了日本恩尓斯株式会社社长佐佐木的邀请函。他还在太阳当研发部总裁的时候,恩尓斯公司就已经与太阳在手机终端、无线基站等方面有了非常广泛的合作。由于无线基站的技术力量较弱,恩尔斯经常会采购太阳的同类产品,然后用自己的品牌卖给电信运营商客户。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交易,双方都从这种交易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来二去,周子强和佐佐木打交道的机会不少。这个佐佐木也非常赏识他的能力,私下里还表示过希望他能到恩尓斯旗下的通讯公司担任首席技术官。虽然被周子强一口回绝了,但是佐佐木对周子强却一直念念不忘,两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哈勃开业那天,佐佐木是最早打来电话祝贺的几位跨国公司高层之一,他用有些蹩脚的中国话祝贺哈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随后他又话锋一转,“子强君,我一直很欣赏你的能力,咱们看看是否有机会合作?”


佐佐木看上了哈勃在数据通信领域强大的技术实力,希望能够在路由器和交换机领域与哈勃合作。为什么在这个领域恩尓斯没有选择与太阳合作?道理很简单,恩尓斯在中国非常灵敏的情报系统经过综合研究后得出结论,哈勃的路由器已经与全球老大比特公司的路由器处在同一个水平,至少要比太阳领先半年。


对于太阳在数据领域的落后华正奇显得忧心忡忡,但是短期内他也无能为力。路由器和交换机是周子强在担任太阳研发部总裁时主抓的项目,他离开太阳的时候不仅把总体研发思路带走,还将刘一帆等大批的研发骨干也都带走了。目前太阳在数据通信领域可谓缺兵少将,更缺乏一位像周子强这样能够掌控全局的研发带头人,因此在新产品开发上已经明显落了后手。


在周子强看来,这次日本之行双方合作成功的可能性在90%以上,因为他有充分的自信——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将路由器做到哈勃这种水平的公司寥寥无几,而在中国除了哈勃也就没有第二家了,这也是佐佐木这只老狐狸急着要跟自己合作的最根本原因。


去日本之前,周子强并不担心谈判失利,只是希望通过合作为哈勃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既然太阳能够做一家全球性的公司,将产品卖到欧洲和日本,哈勃为什么就不能呢?


几年前,当周子强北上筹建哈勃的时候,他一直都在为新公司应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字而苦恼。有一天他偶尔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发现》,讲的是哈勃空间望远镜,“哈勃空间望远镜是人类第一座太空望远镜,它的总长度超过13米,重达11多吨,1990年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欧洲航天局合作发射到距离地球600公里的轨道上。由于运行在外层空间,哈勃望远镜获得的图像不受大气层扰动的影响,并且能够获得通常被大气层吸收的红外光谱的图像。有了哈勃望远镜,人类对宇宙的观测就远远地超出了太阳系的范围……”


正是这最后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周子强。第二天一早他就把孙仁学找了过来,让他马上用这两个字去工商局把公司名字注册下来。


“如果这两个字已经被别人注册过了呢?”孙仁学试探着问道。


“那我们就把它买过来!”幸运的是并没有人捷足先登。


这次,恩尔斯公司竟然舍弃太阳而与哈勃合作,不正说明哈勃已经脱离了太阳的控制,开始加速进入国际市场吗?


“当然,一开始打海外市场的时候,佐佐木这只老狐狸肯定不会让我们用自己的品牌。没关系,等我们熟悉了当地的情况,就可以亮出自己的招牌了。因此,我们在谈判的时候要坚持一点,就是三年后我们要有在日本发展自有品牌的权利。”在接到佐佐木的邀请之后,哈勃高层召开了一个会议进行讨论,大家都很同意周子强的看法。


周子强的战略眼光还是跟华正奇学的。当年,太阳在国内也是靠代理别人的产品起家的。但是华正奇非常老到,在代理别人产品的同时,他又指示周子强加快自有产品的研发,并且悄悄把自己的渠道铺了下去。当自己的产品成熟之后,太阳一脚就把当时代理的几家品牌厂商踢到了一边,太阳牌的产品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占领了国内市场。以后每每提及此事,华正奇还不无得意地说这就是现代版的“特洛伊木马”。


在周子强的内心深处,他对华正奇更多的还是敬重。虽然他离开太阳后一直都站在华正奇的对立面,但这就像青春期的孩子由于叛逆离开了家,当他经历了社会上的风雨艰辛之后,才会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以前在太阳的时候,周子强也经常抱怨华正奇做决策之前总要翻来覆去地考虑,以至于错失了许多良机。现在自己做老板以后,才体会到这种滋味确实不好受!整个公司的未来都系于自己的决策,心里承受的压力只有自己才明白。


以前在太阳的时候,周子强虽然会由于项目的研发进度问题而忧心忡忡,但是他仍然会睡得很香;现在当了老板,不再负责研发了,他反而经常睡不着觉,因为压力比以前大了不知多少倍!


飞往东京的班机上,周子强拿着本杂志,这是他在机场的书店里看到的,封面上是华正奇那张饱经沧桑的脸。5年过去了,华正奇却好像老了10岁!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不由得感慨,要想老得快,就当老板好了!


华正奇已经是60岁的人了,而我才30出头,日子还长着呢!华正奇不是经常引用毛主席的话来鼓励我,“你们年轻人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属于我们的,但更是属于你们的。”


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再给我十年的时间,谁说哈勃不能超越太阳?想到这,周子强豁然开朗。他伸了个懒腰,瞟了一眼身边的女孩。她睡得很香,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显然前一段时间忙碌的工作耗尽了她的精力。


这次去日本之前,周子强找到了孙仁学,让他务必要让魏吟荷随行,说是这次与恩尔斯签约的可能性非常大,也是哈勃国际化迈出的重要一步,回来之后需要做一个全面的宣传。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魏吟荷自然无法拒绝。其实在周子强的心里还有另外的想法:也许在浪漫的异国,自己就能够打开她的心扉?


令周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还在日本的时候,一场针对他的阴谋已经悄然启动。钱勇和凯文开始四下串联,他们两人找到赵劲、张亮禹和陆岩松,一个一个地私下里谈话,提出了罢免周子强的想法。此时哈勃的董事会共有五名成员:周子强、钱勇、凯文、赵劲和张亮禹。作为CFO的陆岩松虽然不是董事,但在哈勃的融资安排上也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因此成为了关键的“第六人”。


刚听完凯文说出撤换周子强的建议,赵劲立刻就火了:“子强还在前面打仗呢,你们倒好,就想把他给废了,这么做太不地道了,我坚决不同意!”


“这不是地道不地道的问题,而是周子强还适合不适合继续领导哈勃的问题,我们也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钱勇觉得过去自己对周子强实在是过于宽容了。按照他以前的投资经验,如果看不惯被投企业的管理层,他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撤换,由此他还得过“CEO杀手”的威名。但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对周子强却一直很是纵容,这也使得周子强在哈勃有恃无恐,经常不请示他就武断地做出重大决策。钱勇一直很后悔在讨论收购光天的那次董事会上没有当机立断,给周子强一个下马威,以至于后来哈勃的董事会在周子强的眼里都成了橡皮图章。


“你别给我来这套,我只知道哈勃是周子强创立的,他是公司的精神领袖。如果把他拿下,哈勃岂不是成了一盘散沙?如果要表决的话,我肯定投反对票!”说完之后,赵劲气冲冲地转身离去,留下钱勇和凯文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亮禹则对投资人的建议不置可否,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而是说考虑以后再说。显然,他还想再观察一下形势的发展。像他这样谨慎的人,不到最后是绝对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


陆岩松不是董事,说话自然要超脱一些,他认为应该把周子强换下来,但是现在却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因为水信的招标结果还没有下来,哈勃又处在上市的关键阶段,这个时候换马对外界会有很多不好的影响。他认为等到这些问题明朗之后再做出换人的决定也不迟。“你们觉得换下周子强之后,谁具备力挽狂澜的能力?赵劲还是张亮禹?或者其他人?”钱勇告诉他不用担心,他们正在从外面物色合适的职业经理人,现在已经谈了好几个了。一旦拿下周子强,新总裁马上就能到位。

  评论这张
 
阅读(14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