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2  

2008-10-06 22: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2章 对赌

北京的秋季来了。与风沙满天的春天、酷热难耐的夏天和寒风凛冽的冬天相比,只有艳阳高照、空气清爽的秋天才是北京最好的季节。


周子强却无心感受外面的大好季节,坐在办公室里面的他怎么也不明白,一年之前还是形势一片大好的哈勃今天竟然落到了需要输血的窘境。


自从太阳成立“打哈办”之后,哈勃的日子就一天天难过起来。本来已经预计肯定到手的几个省级运营商的项目一夜之间就飞走了,最终出来搅局的无一例外全都是太阳。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不出几个月,哈勃的资金就将断流,就连员工的工资也发不出来了。


现在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只有水信项目了。周子强在心底里盘算,水信在国内运营商中处于强势地位,做事一向干脆利落。这个项目拿下之后他们至少会预付30%的首付款,这一下子就是2000多万,哈勃的资金一下子也就盘活了。但是从目前来看,第二轮的招标结果很可能要拖到明年了,而哈勃眼前就很需要钱。


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找到资金,“钱、钱,我现在非常需要钱!”但是,钱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而只可能从别人的口袋里掏出来。让谁来负责这件事呢?原来的CFO陆岩松已经被“挂”起来,只负责哈勃的上市,不再过问日常的财务和资金管理了;新上任的孙仁学是个好好先生,控制支出不力,几个月的时间里几千万的费用就稀里糊涂地花了出去。周子强有些后悔当初不该那么冲动,财务毕竟还是很专业的领域,还是应该让专业的人来做。


但是,依照周子强的个性,他也不可能低三下四地请求陆岩松回来主持工作。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确实也是无人可用了,他只好给孙仁学和陆岩松各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两人马上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两人落座之后,周子强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们两位也都知道,我们最近的资金有些紧张,我找你们两位过来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想想办法。”


“是呀,我们在慧商银行的一亿元贷款马上就要到期了,还不知道展期能不能办下来……”孙仁学愁容满面,“我现在手里也没人可用了,谢泽宇和李颖都被缠在上市审计里拖不了身,其他的都是一些小会计,对融资业务也不太熟……”他先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陆岩松,哪知陆岩松纹丝不动地坐着,就是不表态,于是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周子强。


周子强狠狠地看了陆岩松一眼,他现在烦透了这个“海归”,关键时候出工不出力。他挥了挥手:“这样吧,你就让邢军去办这件事吧,他管过采购和供应链,和钱打过交道,这个不也是钱的问题吗?就让他去办吧!”


“一个对财务一窍不通的人能跑贷款?”陆岩松正在那里暗自好笑,不料周子强突然又把目光转向了自己这边:“岩松,你就继续负责上市的工作。另外,我们在上市之前还有必要再做一轮融资,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吧!”看来,周子强也不敢把全部希望都压在银行上面,他还是希望两条腿走路。


当初哈勃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曾经租下了西三环宇隆大厦的整整两层楼,结果位置还是有点紧张,周子强就动了自己在上地软件园盖楼的主意。而上地软件园正打算将哈勃这样的优质高科技公司引进来。双方一拍即合,软件园当即批给了哈勃一大块地,位于软件园的西北角,背靠燕山脚下,风景相当不错。


周子强对这块地也非常满意,催着孙仁学赶紧动工。由于哈勃发展得太快,资金并不充裕,就向银行借了不少钱。周子强还专门请来自己的父亲作监工,老父亲也是殚精竭虑,吃住都在工地上,保证了哈勃大厦的如期完工。但是,哈勃也由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每月仅利息支出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周子强交代完毕,两人各自去落实。第三天,慧商银行上地支行吕行长的面前,坐着一位衣着随便的人,他就是邢军。


“哦,你就是吕行长呀!我们哈勃公司很大,想必你也去过了吧?你知不知道,很多国家领导人也都到我们公司视察过,都对我们表示了支持。我想你也不会不支持我们的工作吧?”邢军的口气很大,态度颇有些狂妄。


吕行长一下子愣住了,他接触过很多来贷款的公司高层,从来没有一位是这种态度。“这个……高科技企业当然也是我们上地支行重点的支持对象,但是所有的手续也必须符合我们总行的制度……”见邢军不解,吕行长耐心地给他介绍了慧商银行的贷款程序。


邢军频频点头,眼睛却一会看看这儿,一会看看那儿。突然,他的鼻子耸动了几下,最后终于控制不住地举起食指,伸进了自己的鼻孔里面,来回地转动着。


吕行长差点就要吐出来了,他好不容易才忍住已经往上翻的胃酸,冲着邢军摆了摆手,“您看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我让小王再具体跟你谈吧。”等到邢军离开房间,他不顾天气已经转冷,站起身来打开窗户,贪婪地吸了几口外面新鲜的空气。


最后,吕行长勉强同意将哈勃的贷款延期一年,但是利率又上调了10%,并且把整栋大楼作为质押。哈勃资金短缺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周子强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陆岩松身上。


对陆岩松来说,融资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他和谢泽宇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精心制作了一份全新的商业计划书,利用自己多年在投行的关系,找了一些VC。尽管哈勃已经今不如昔,仍然有不少的VC很感兴趣。


而在老股东钱勇的眼里,这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过去几年,眼看着投入的几千万美元即将被周子强挥霍殆尽,上市却遥遥无期,钱勇不免有些心急。当得知哈勃准备第三轮融资的时候,他就像输了钱的赌徒,准备压上最后的筹码。


他把凯文找过来:“不能再让周子强这小子任意妄为了!我们就用这次机会让他靠边站!”


凯文低头想了想,诡笑着说:“这好办,我们给他服一剂‘大补丸’不就搞定了?”


这天中午,陆岩松刚刚送走了一拨VC,钱勇和凯文就走了进来。“Michael,今天有空吗?好久都没有下场了,我们手都痒了,一起去打一场?我已经在汤泉俱乐部订好了。”凯文仍然是那副晒成古铜色的皮肤,一身的休闲打扮。他们两人不由分说就把陆岩松架进了钱勇的那辆凌志轿车,呼啸而去。


汤泉俱乐部的环境相当不错,北边是燕山余脉,东边是静静流淌的响水河,与市区相比,这里的空气清新了许多。换上球服之后,陆岩松进场深吸了几口空气活动了一下,不禁心旷神怡。“这里算是不错的了。哎,我都有些怀念上海了。”他笑呵呵地说道。


钱勇也随声附和:“是呀,北京也只有秋天的这两个月天气好一点,打球时的心情也好一些。春天的时候,顶着那么大的风沙,打球可不是一件享受的事。”


开球之后,陆岩松的发挥相当不错,一杆就上果岭了,还打出了小鸟球。凯文紧随其后,“钱伍兹”却不太理想,两次近距离的推杆竟然也失手了。


当球打到僻静的场地中央时,钱勇自嘲道,“看来今天不适合打球啰”。他突然话锋一转,“岩松,你看哈勃还能够维持多久?”


陆岩松正在专心地瞄着自己的下一洞,听到这话不禁浑身一紧,把举起的球杆又放了下来,叹了口气,“如果新资金没有到位,年底都成问题。”


“你没有和子强谈过这个问题吗?”


“谈过,他好像还是挺乐观的,既不愿意裁人也不愿意缩减研发投入——他说水信的合同很快就要谈下来了,到时候资金根本不成问题,他还说第三轮融资只是为了引入更多的战略投资者,这不是自欺欺人嘛!”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挥动球杆,把小球打到了很远的地方。


“是呀,钱也不是那么好找的。现在VC的项目那么多,谁会投一家几年都没有利润的公司呢?”钱勇把头凑过来,有些神秘地说,“我倒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


“哦?说说看?”陆岩松这才感觉这次聚会有点鸿门宴的味道。


见时机成熟,钱勇把凯文招呼了过来,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原来,鼎言在海外还有一只很隐秘的基金,叫做DNW基金,从表面上看起来与鼎言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实际上仍然是鼎言在背后操控。在一些不方便鼎言直接投资的地方,就会由DNW基金代劳。


钱勇的想法就是由DNW增资哈勃1000万美元,使投资人在哈勃的股份占到49%,一个让周子强并不感觉到失控的比例,因为包括周子强在内的哈勃管理层仍然保留着51%的控股权。


其实这只是第一步,鉴于哈勃目前的困境,他们准备好好地敲周子强一笔——在增资的同时,他们还会要求周子强等人与DNW签署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如果今年年底哈勃不能完成5000万元的利润,周子强等人就必须以1美元的代价将2%的哈勃股份转让给DNW。这样,鼎言等投资人就占到了哈勃51%的股份,掌握了哈勃的控股权。下一步当然就是改组董事会,安插更多的自己人;如果周子强还不肯就范,那就把他踢出去!


“这可是《对赌协议》,周子强能答应吗?他可是把控制权看得比什么都重的,要不我也不会事事都插不上手。”陆岩松有些怀疑计划的可行性。


“就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给他信心,让他相信利润指标能够完成,我想他是会答应的。不是还有那个水信项目吗?再说,你认为他还有别的路可走吗?你是职业经理人,到哪混不行,他还能去哪呢?”钱勇狡黠地一笑。


“岩松,我们非得这么做吗?”看完合同,周子强的心中涌现了一丝不安。在太阳的时候,周子强对投融资并不关注,自己也不太懂这些复杂的开曼群岛之类的事情,总感觉离自己非常遥远。


自从创立哈勃后,周子强经历了两次融资。第一次是和钱勇直接谈的,自己开了价,钱勇就答应了,剩下就只剩下签字了。第二次融资是陆岩松一手操办的,自己基本上没有参与,只是知道卖了个好价钱。两轮融资之后,投资人在哈勃持有40%的股份,包括他、赵劲、张亮禹在内的哈勃员工仍然拥有60%的股份,这是个令他感觉安全的比例,同时也意味着他仍旧牢牢控制着哈勃。


但这一次就有很大的不同。DNW基金开出的价钱只是和第一次差不多,根本就没办法跟第二次融资的高价相提并论,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现在哈勃的财务状况已经不容周子强讨价还价了。


那天,邢军灰溜溜地跑回来,说和慧商银行的借款延期办下来了,但是利率又提高了,而且慧商说什么也不愿意新增贷款。这让周子强非常失望,他把邢军臭骂了一顿打发了出去。当然,周子强并不知道邢军在吕行长面前抠鼻子的事。


看来只能找王雨嫣商量了,毕竟她管过哈勃的财务。周子强拨了家里的电话,“嘟嘟”地响了半天,没有人接电话。他又打了王雨嫣的手机,也是响了好多声后被转到了秘书台,气得他“啪”的挂断了电话。


这些天他感觉王雨嫣变了。以前他每天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王雨嫣都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他回来,也有时已经睡了。最近一段时间,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王雨嫣竟然都还没有回来。经常是到了半夜近十二点,他才见到她衣着光鲜地回来。问她去哪了,她只说和李颖去逛夜店了,好像却没有买什么东西。看起来,她的心情比前一段冷战时好多了。周子强忙于工作,也就没有在意。


“岩松,这个2%的附加协议能不能不签?”周子强试探着问。


“恐怕不行,DNW基金说必须两份协议一块签,不然他们根本就不会投资。”


“哦,那你觉得今年5000万能完成吗?”周子强掂了掂手中的签字笔,直视着陆岩松。


陆岩松下意识地避开了他那审视的目光,故作轻松地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今年5000万的利润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去年签的单子不少,即使目前销售情况不太理想,但是由于去年的很多合同都是今年才执行、今年才发货,算今年的。况且,水信的项目不是快要签下来了吗?”


“好吧,那我就签吧。在哪签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8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