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9  

2008-10-14 22:5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9章 拒爱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断章取义,乱加揣度)

今天是水信公布最终招标结果的日子。赵劲早上七点钟就醒了,洗漱完毕之后,他懒懒地走在客厅里,漫无目的地按着遥控器,东看一眼,西看一眼。昨天晚上赵劲睡得并不踏实,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从网上的泄密时间,一直到哈勃被迫暂停上市。赵劲已经感到,投资人对周子强的不满已经到了能够忍耐的极限,而这位却还在日本忙着泡妞。­

从去年开始,赵劲就已经感觉到形势有些不妙,自己率领的“铁军”以前可是指哪打哪,虽然说不上是每城必克,每战必胜,却也是常胜将军。但是,他的常胜纪录在去年画了一个休止符—每次招标的时候,哈勃都会遇到太阳拼死的阻击,甚至不惜以免费赠送的方式。赵劲再有能耐,碰上不要钱的主,也只能徒唤奈何了。今年到现在都过了大半年了,在运营商的各省招标中哈勃还都没有开阖,只是靠着一些经销商的小单子和日本的出口合同勉强支撑着。

赵劲很清楚,水信的招标可能是哈勃今年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哈勃还不能成功,今年基本上就是颗粒无收了。而钱勇也跟自己谈过,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如果这单生意失败,将会成为罢黜周子强的最好理由。

走在前往水信公司的车里,赵劲还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来,整个哈勃未来的重担都压在了自己的肩上。“我们会失败吗?这怎么可能?无论是从技术还是从价格来说,我们都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想到了这点,他的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

就在前几天,华正奇悄悄从深圳飞来北京。在水信顶层的豪华办公室里面,他见到了老朋友、水信总裁王治国。

“华兄这次专门到北京来见我,一定有什么急事吧?”王治国的办公室里有一副茶几,上面摆着一套精美的茶具,他笑呵呵地挽起袖子,亲手沏了一壶龙井,然后将浓浓的茶水倒了一杯递给华正奇,“你尝尝,这是今年下来的新茶,配上华兄送给我的茶具,真的是珠联璧合呀!”

华正奇接过茶杯却并没有喝,而是将杯子又放在了桌子上面,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品茶,而是单刀直入:“老王呀,你们这次的宽带招标到底想怎么搞?”

“哦,这个都是张新华他们在搞,我并没有具体参与。”王治国打起了哈哈,“不过,我在我们公司的决策会议上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上次我跟你说过的,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咱们国内的供应商;第二就是如果国内厂商之间竞争,我们绝对保持中立。”

“如果有两家以上的国内厂商参与第二轮竞标,你们会如何选择呢?”华正奇仍然不死心地接着追问道。

“这个嘛,我们当然首先还是看性价比。”听完王治国的暗示之后,华正奇点了点头,“回去之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准备一下了。”

周子强一行在日本的活动安排得非常紧凑。一下飞机,他们即前往恩尓斯总部,与佐佐木等恩尔斯公司高层见面,谈判双方的合作事宜。由于来日本之前双方的沟通已经是非常的充分,因此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双方的合作框架就已经基本确定:三年之内,恩尓斯将采购哈勃的产品,在日本以恩尔斯的品牌进行销售,哈勃不得在日本推出自有品牌的产品。三年之后,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销售恩尔斯和哈勃两个品牌的产品,具体产品线的划分到合作第二年之后再做决定。

签完框架协议之后,周子强不禁感慨,日本人确实是真正的经济动物—当他们不如你的时候,他们会非常谦卑地向你学习,而当他们把本事学到了手之后,他们又会毫不留情地把你抛弃。也许三年之后,恩尔斯学到了哈勃的技术,也就用不上哈勃了!因此,哈勃必须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技术优势。

至此,周子强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关于合作的具体细节就交给了随行的几位项目经理去处理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他提出要去参观一下东京的景点,并且死活要魏吟荷陪着他一块去。其实,这次出差作为市场部经理的魏吟荷并没有太多的具体任务,因为即使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一开始的合作肯定还是恩尓斯在日本市场上OEM哈勃的高端路由器产品,并没有用到哈勃自己的品牌,也就不会进行大规模的市场宣传。但是,周子强却坚持说要为将来开拓日本市场布局,需要市场部预先也做好准备,因此他点名让魏吟荷随同前往。现在,周子强又提出要自己陪着出去玩,她更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两人都换了便装,周子强脱下了常年穿在身上的那套名牌西服,换上了T恤和休闲裤,魏吟荷也是一身简简单单的休闲上衣和牛仔裤,两人兴致勃勃地出了门。

时间很充裕,两人也都没有别的事情,于是就拿着地图,皇居、上野公园、东京大学、秋叶原、银座、涩谷一路逛了下来。好在东京的公交非常发达,虽然来回地换乘,倒是很方便,加上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并不觉得累。

不知不觉逛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两人来到了东京湾的台场地区。台场是一座靠垃圾填海建设起来的现代化新城,这里星罗棋布地排列着美丽安静的海滨公园、富于欧洲情调的商业街。在东京湾广袤的水面上有一座长长的斜拉桥,将海中的小岛与大陆连接了起来,这就是著名的彩虹桥,也是东京有名的“情人桥”。黄昏时分,彩虹桥上亮起了444盏灯,这在日本寓意吉祥如意。在灯光摇曳之下,美丽的东京湾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除了Shopping Mall、大型游乐场之外,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汽车博物馆。喜欢车的周子强当时就来了兴致,他拉着魏吟荷把博物馆从头到尾看了个仔仔细细。“你看,日本的汽车企业兴起的时间比起美国和德国要晚很长的时间,但是依靠对品质的精益求精,丰田、本田这些日本汽车厂商迅速崛起,已经严重威胁到欧美汽车厂商的霸主地位。丰田的精益生产独步天下,它的生产效率要远远高于通用和福特,而且成本比他们还低,美国公司当然就不是对手了……”谈起汽车来周子强如数家珍,“我在太阳的时候就曾经跟着华正奇来过日本。考察完一圈之后,华正奇就有感觉,虽然日本的经济这些年来一直不景气,但是日本企业的那种精神还在,一旦他们调整过来,仍然会是我们强大的竞争对手。”

“那我们现在和他们合作,不是等于与虎谋皮吗?”魏吟荷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倒也不是,万物都是相通的,所有好的东西我们都可以拿来学习,关键是要通过学习壮大自己。我记得还有一次我和华正奇去美国考察,我们先后参观了摩托罗拉和GE,虽然这两家公司处在完全不同的行业,但是他们都把六西格玛学得很好,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周子强突然想起,正是那次美国考察回来后,华正奇在太阳力推JCN的管理经验,并且把自己调到了其他的部门。那个时候,自己是多么的不愿意,并且多次威胁要辞职。华正奇为此曾经多次找他谈心,试图解开他心中的结,可是他却仍然固执地认为新管理制度就是完全针对自己的,并最终决定出走。如今自己做了公司之后,不也是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吗?出走几年之后,周子强觉得自己比以前更理解华正奇了。

“周总,看那里!”魏吟荷欣喜的声音重新把周子强的思绪拉了回来。顺着魏吟荷手指的方向,周子强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摩天轮。他想起来了,这是亚洲最大的摩天轮,当游客乘坐它到达顶端的时候,整个东京湾的美景一览无余。“我们去坐坐吧!”他拉着魏吟荷的手,不由分说地就往摩天轮的方向走去。

从汽车博物馆出来,几分钟的工夫就走到了摩天轮的下面。已经到了周末,来坐摩天轮的人还真多。仔细看看,其中大部分不是一家三口就是热恋的情侣。两人顺着人流排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入口。

周子强刚要检票上去,站在入口的检票员却示意他们两人先到旁边照张相。原来在入口的旁边是一个摩天轮的模型,一位留着长发的摄影师正在给模型前面的一对情侣拍照。“近一点、再近一点!”他用生硬的英语招呼着,那一对情侣也就摆出了更加亲密的姿态。­

魏吟荷看了看周子强,脸又红了。拍照的时候,两人都有点不自然,以至于让那位摄影师摆弄了半天才结束。拍完之后,两人几乎同时长出了一口气。随后,他们登上了一节观光车厢。随着摩天轮的转动,车厢慢慢地升起,越来越高了。不一会儿,地面上的轿车和人就变得像瓢虫那么小了。

这时,车厢的广播里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亲爱的游客,你们是否注意到了车厢中每个座位上标着的45厘米标志?这里的每节车厢里面的每个座位的宽度都是45厘米。但是,如果您和您的爱人希望坐得更近一些,你们可以突破这个45厘米的限制……”

高空中的风很大,吹进车厢以后呜呜直响。魏吟荷紧紧抓住了车厢的扶手,这个时候,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小手上面,“别怕,还有我呢!”周子强紧紧地盯着她那红扑扑的脸;突然,他把她的双手紧紧地攥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口前面。“吟荷,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资格……给我,给我时间,我、我一定……”他结结巴巴地表白着。

从出门开始,一路上周子强都在犹豫,他非常想把心中的渴望表达出来,可是直到几分钟前,他的手心里都攥出汗了也没敢说出来。也许是高空中那种类似失重的感觉,抑或是如此私密的空间给了他足够的勇气,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过了这几分钟,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魏吟荷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她显然被周子强的举动吓坏了。“你到底害怕什么?你能接受这个男人吗?”她在心底不停地问自己,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

从魏吟荷的眼睛里周子强并没有读到自己期望的表情,不禁有些失望。“吟荷,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有多么的喜欢你!”他把她的手攥得更紧了一些,生怕一松开就再也抓不住了。­

魏吟荷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能答应你,王姐对你多好呀,我不能……”她使劲地往回抽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可是却没有抽出来。尽管她在心里还是喜欢他的,但她毕竟还是个很传统的女孩。

听到妻子的名字,周子强不禁哆嗦了一下,抓着魏吟荷的手也不由得松开了。是呀,王雨嫣对自己多好呀,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找不到幸福呢?也许,我生来就需要接受不断的挑战,包括爱情?他自己也不禁迷惑了起来,他还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哐啷”一声,车厢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他们已经从上百米的高空回到了地面。两人连忙跳下了车厢,在回酒店的路上,他们默默地坐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觉醒来,王雨嫣发现自己睡在了别人的床上,心里感觉有些不习惯,另一方面却又很是兴奋。江川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前忙后。不一会儿,他端着煎好的鸡蛋、煮好的牛奶还有亲手烤制的面包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亲爱的,快起来了,太阳都要晒到屁股了!”

王雨嫣的脸有点红了,“你真坏!”她伸了一个懒腰爬了起来,走进了卫生间。江川却也跟了进来,指着摆放整齐的牙膏、牙刷和毛巾说道,“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我昨天才买回来的。”

“哼,看来你小子是蓄谋已久的!”

“那当然了,谁让你那么迷人呢……”江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突然又把她抱在了怀里。

品尝着江川做的早餐,王雨嫣不仅啧啧地称赞,“没想到你的厨艺还这么好,跟谁学的呀?”江川苦笑了一声:“哪有什么老师呀!我原来也是什么都不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是跟我那位离了之后,得自己照顾自己了,于是就自学了呗……”停顿了一下,他突然看着王雨嫣,怔怔地说道,“如果还能够回到过去的那种状态,有人给做饭,那该多好呀!”

“那你就把你原来那位找回来不就得了呗!”明知江川话中有话,王雨嫣也不点破。

“上哪去找呀,人家还在美利坚合众国呢!”江川一把拉住王雨嫣的双手,眼中就像是两团火一样,“不过,我的眼前不就有一位吗?”

这回轮到王雨嫣怔住了,她犹豫了半天,恹恹地说道:“川,你再给我点时间,我还要再考虑考虑……时间不早了,吃完早饭后你也要上班去了,我也该回家了……”

江川不再说话,吃着手里的面包,他的眼里露出了落寞的神情。

  评论这张
 
阅读(14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