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8  

2008-10-13 18:2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8章 哗变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断章取义,乱加揣度)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泄密事件”对于哈勃员工的“信仰”打击很大。那一段时间,所有的哈勃员工都到网上去下载那些关于公司内幕的文章,那篇《做人要老实》的文章更是在公司内部传播开来。看过这些文章之后,很多员工这才发现自己在哈勃拿到的股份非常有限,因此工作的热情一落千丈。

 

其实周子强并不是吝啬的人。与太阳一样,每位在哈勃做到一定年限和达到一定职位的员工都能够拿到哈勃的股票或者期权。如果哈勃能够成功上市,这些员工将成为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这也是为什么哈勃的工资不高但是员工仍然干劲十足的重要原因。

 

但是,在中国往往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而哈勃在股票分配上就存在明显的问题。由于根本就没有一套绩效考核体系,每个员工应该拿多少股票,基本上都是周子强一个人说了算,随意性太大。而他也并没有什么标准,完全是随机而定。由此,一些早期贡献很大的老员工拼死拼活,却发现自己的股票还不如一些新员工多。以前大家没有比较心态还能够平衡,如今经过网上的文章这么一折腾,很多人的心态开始失衡。

 

上市失败的消息更是给了员工们重重一击,这也意味着他们手里拿着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股票和期权其实跟废纸差不多。

 

哈勃的军心发生了动摇,偏偏在这时又遇到了太阳的挖角。每天,哈勃的骨干员工都能够接到太阳的同事们打来的“劝降”电话,太阳的高层更是承诺过来的哈勃员工的工资待遇不仅不会降低还会有所提高。

 

一开始员工离职还只是个别现象,后来逐渐汇成了一股洪流,出现了整支队伍被太阳连窝端走的情况。就在前不久,哈勃去日本做项目的一个二十多人的研发团队竟然在回国之后集体消失,没过几天,他们又集体出现在太阳。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个时候,哈勃也开始体会到当初太阳被挖人的痛苦了。哈勃刚成立的时候,凭着自己的号召力,可没少从太阳挖人,像太阳北京研究所的一个研发团队就被一锅端到了哈勃。如今正好反过来了,而且势头比当初还要猛。

 

主管人力资源的孙仁学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每天站在太阳北京研究所的大门前“示威”,希望能够当场抓住几个“叛徒”痛斥一顿,从而抑制住人员流失的速度。但是,这种可笑的办法根本无济于事,哈勃的员工仍然像沙漏中的沙子一样,几乎每天都在流失。

 

原光天总经理吴均已经预感大事不妙了。光天被哈勃收购之后,很多光天的员工都选择了离开。吴均当时没有走,由于哈勃总部已经没有位置,他只好屈就到广州当了办事处主任。这里离太阳的总部深圳很近,经常能够听到一些太阳的消息,虽然很多消息都是真假难辨。后来形势就越来越紧张了。据说太阳成立了专门的“打哈办”,并在内部发文要求各大办事处严防死守,杜绝哈勃拿到新的单。又据说有一位太阳的销售经理因为打击哈勃有功,短短一年之内连升三级。还有消息说太阳准备了几个亿的资金用来与哈勃拼市场,所有关于打击哈勃的事情都可以特事特办……

 

这些消息显然不都是假的,因为吴均负责的广州办事处的业务同样掉得非常害,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是颗粒无收了。一开始周子强和赵劲还很着急,专门打电话来问问情况,搞得吴均也很紧张,过了一阵却发现他们再也不打电话过来了。吴均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有一次到北京开销售会议,见到了其他各地的办事处主任之后,他才发现这并不是广州独有的现象,几乎每个地区的销售业绩都下滑得厉害!

 

“看来哈勃是不行了,我必须另择出路了。”吴均发现和自己想法相同的中层经理还真不少。本来大家跟着周子强干,都是希望哈勃能有一个好的前程,既然现在大好前程已经没有了,也就只有各奔东西了。

 

吴均对哈勃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当他将自己想要离开哈勃的打算告诉张亮禹的时候,张亮禹没有任何的挽留,而是冷冷地说了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吴均的心彻底冷了,这难道就是当初和自己一起创办了光天的那个张亮禹吗?“看来我是错看你了,你原来是如此无情无义的小人!”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哈勃。

 

如果说其他人的离开对于哈勃来说还只是皮毛之痛的话,刘一帆的离开就是痛入骨髓了。正是他当年曾率领太阳十几名研发精英集体投奔哈勃,使得太阳北京研究所几乎瘫痪。在哈勃,刘一帆一直担任研发总监,他工作起来没日没夜、任劳任怨,是哈勃有名的“老实人”。如今,这位“老实人”也选择了离开,而且也是回到太阳深圳研究所,宁可做小小的开发经理。

 

刘一帆确实熬不住了。在哈勃短短几年的时间,本来已显清瘦的他变得更瘦了,简直就剩下皮包骨头了。“你再熬下去,估计就没有几年活头了!”老婆心疼他,哭着劝他不要再干下去了。

 

这几年刘一帆干得并不开心。哈勃虽然也模仿太阳的集成研发做了一整套的开发流程,但是却从来没有认真地贯彻下去,这也使得他这个研发总监总是疲于奔命。

 

周子强自己就是研发专家,他经常越过刘一帆直接将指令下达到各条产品线的研发部门,这也极大地伤害了性格倔强的刘一帆的自尊心。虽然刘一帆曾经多次委婉地给周子强提过建议,当时周子强也表示以后注意,但是当后来一出现情况的时候他就故伎重演,又开始越级指挥。

 

周子强给研发的定位是“小快灵”,但是他的这个“快”也实在是太快了!他经常会在上一个产品刚刚推出两三个月以后就命令研发部开始新一代产品的研发。由于研发部门一直都在不停地开发,没有做任何积累,也没有时间形成完整的研发平台,结果造成每次开发的新产品都是“应急作品”,结果出现了一大堆的问题,甚至造成客户的退货。

 

前一段时间,有些客户就因为设备遭受雷击的原因大量退货,使得哈勃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到最后,周子强却迁怒于研发部门,罚了他刘一帆两个月的工资。可是谁又知道他的苦衷呢?在人员有限的情况下,他带领研发的小伙子们整天开足马力,仍然解决不了层出不穷的问题。

 

更让刘一帆不能忍受的就是哈勃的内斗。在哈勃内部,销售和客户服务部门竟然把研发部当敌人来看待,只要产品出现问题就把“屎盆子”往他的头上扣,说这些全都是研发部门的责任,研发没有把好质量关,研发没有听取客户的需求……

 

每次开办公会议的时候,一班销售经理们都会站起来,大骂研发部“无能”、“吃干饭的”。一开始刘一帆还辩解两句,结果却遭到了更大规模的“批判”,只好闭上嘴不说话了。而他的顶头上司、那位负责研发的副总裁张亮禹看着双方唇枪舌剑,自己却好像局外人似的。即使偶尔插上一句,也都是和稀泥般的不疼不痒。

 

渐渐的,研发部门内部也出现了矛盾,不少人也有了心。陈雷原来是刘一帆手下的一员爱将,从太阳北京研究所开始他就一直跟随在刘一帆的左右。由于头脑灵活,常常能够提出别人意想不到的思路,陈雷很得刘一帆的器重。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就从一名普通的研发工程师升为一条产品线的研发经理。

 

但是,陈雷并不满足,他还想得到更多,“人生在世,为权为利”嘛!“权”是不太可能了,再往上就是刘一帆这位哈勃的“劳模”了。刘一帆的年龄其实并不大,要指望接他的班,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过去,陈雷还能够以哈勃将要上市作为理由来安慰自己。而现在,这个幻想已经破灭了,为了“利”,他决定放手一搏。

 

这天下午五点,离正常下班只有一个小时了。突然之间,哈勃研发部门的四十多名员工集体走到刘一帆的办公室外面席地而坐,打出了“我们要求公平待遇,我们要涨工资”的标语,坐在最前面头缠红布的就是陈雷,正是他在几天前和几名骨干一手策划了这次“静坐罢工”。

 

过了好一会儿,正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工作的刘一帆才闹明白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连忙走出办公室,试图劝说他们:“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问题我会代你们向公司领导反映。”谁知这些员工异口同声地高呼“我们不回去,我们今天就要结果!”

 

一看无法控制局面了,刘一帆只好打电话向张亮禹求援。

 

张亮禹也看到了刘一帆办公室外的纷乱场面。但是,他并不想管这件事情,最后是在刘一帆声泪俱下的央求声中才勉强答应过来看看。他刚过来就被这四十多名员工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叫嚷声把他的脑袋都吵晕了。“这样不行,你们推选四名代表进来,我跟他们谈一谈!”他大声地叫嚷着退回了办公室。

 

陈雷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和他精心挑选的三位“铁哥们”被推选为“民意代表”。他们四人一进张亮禹的办公室,就提出了哈勃不能够接受的条件:罢工员工的工资全部上调一级,手中的股票全部兑现!

 

“这不可能,公司不可能答应你们这么过分的要求!”刚刚听完这些要求,张亮禹立即坚决摇头表示不同意。陈雷却并不着急,只是“嘿嘿”地笑着。他点着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张总,我想您不会希望N项目交不了货吧?”

 

这一下可是击中了张亮禹乃至哈勃的七寸了。这个时候,哈勃的国内业务在太阳的强力打击下已经颗粒无收,唯一还能指望有收入的就是这个所谓的“N项目”了。恩尓斯这回给哈勃下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大单,但是哈勃要真正吃到嘴里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除了必须满足日本人近乎严苛的质量要求之外,还必须尽快交货—合同中规定,如果6个月之后哈勃不能交出首批设备,恩尓斯就有权单方终止合同。

 

如今产品研发正在关键阶段,马上就要出样机做测试了,如果这个时候出了纰漏……想到这里张亮禹都有些不寒而栗了,他马上走到外面用手机给周子强打了个电话:“喂,是子强吗,我这里有点情况……”电话那边的周子强开始也是非常愤怒,但是当他明白了当前的处境之后,也只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张亮禹的主张,“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回头我也跟孙仁学打个招呼,就这样吧!”

 

得到授权的张亮禹换了一副面孔,他笑呵呵地回到谈判桌前。经过了又一番的讨价还价,四名“谈判代表”最终和他达成协议:参加闹事的员工的工资全部上调一级,股票则留待一年之后兑现。当然,作为对四名谈判代表的额外“酬劳”,他们四人手中的股票都得到了提前兑现!

 

当陈雷等四名谈判代表面露喜色地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外面的员工已经静坐了两个多小时了。听到这种结果,员工们并不是特别满意,但是公司毕竟也满足了他们的一些要求,于是心有不甘地一哄而散了。而这四人拿到兑现的现金之后,高高兴兴地去太阳上班了。

 

最后倒霉的还是“老实人”刘一帆,他被以“部下管教不严”的“罪名”扣发了半年工资,性格耿直的他说什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刘一帆正在郁闷的时候,李明竟然突然来到他的家中登门拜访,看着不知所措的刘一帆,李明笑着说道:“走之前老板跟我谈话时再三强调,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计较了,刘一帆如果想回来我们热烈欢迎,还让他做他喜欢的数据产品。”

 

“老板!”刘一帆感动得落下了眼泪。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不辞而别,离开了让他痛苦异常的哈勃,重新回到了太阳的怀抱。

 

“刘一帆走了!”这个消息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在哈勃爆炸了。员工们纷纷议论纷纷,大多数都为他抱不平,留下的人的心态也就更不稳了,很多人都在悄悄地为自己找后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