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7  

2008-10-12 18:3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7章 黑客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断章取义,乱加揣度)

听完了曾强的故事之后,黑子不禁恍然大悟,他也对自己当年的生活有了更深的认识,“就在你认识李颖的时候,我也在做一件和你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你是通过内部来做,而我则通过外部来做……准确来说,我是太阳雇用的一名黑客……”

如果一个人连续半年时间待在一栋房子里,除了电脑之外没有别人,每天重复地做着同样的事情,还不能与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有任何联系,他会不会发疯?而黑子就经历了长达半年的这种生活,他已经受够了!到了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做完了工作之后,他就望着窗户外面的蓝天白云发呆,或者数数海上的轮船又过来了几艘。

这里是位于深圳大鹏湾的一个别墅区,里面全部都是有着红色房顶的三层别墅。从每栋别墅的楼顶望出去,都能够看到湛蓝的大海,还能够吹到习习的海风,难怪这里别墅的价格一涨再涨,已经到了几千万元的咂舌价钱。

这些别墅的主人大多是一些海外富商,他们每年会到全球各地游玩,一年往往只会在这里住上个把月的时间,因此小区里面显得非常安静。这里也非常安全,从小区门口到各栋别墅的入口附近都有配备了电警棍的保安来回巡逻,加上全套的电子监控系统,一般小偷还真不敢进来。

半年之前,黑子搬进了其中的一栋别墅。但是,他既不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也不是来此度假的。实际上,在那辆巨大的搬家车里面,还装着好几台威力巨大的服务器和电脑,他们也跟着他住进了别墅。

自打黑子住进来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这栋别墅。除他之外,房子里只有一位做饭的老大妈和一只看门的小黄狗。每天早中晚,大妈都会准时把香喷喷的饭菜端到他住的三楼,笑呵呵地看着他吃完,然后把所有的碗筷收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黑子才感觉到自己还是生活在人间。黑子最高兴的时刻是在大妈每周出去采购回来的时候,他会拿到一大堆爱看的报纸和杂志,当然很多已经过期了,这还是他央求大妈偷偷给自己捎回来的。然后他就会盘腿坐在床上,一张张地、仔仔细细地翻看着这些报纸。

黑子平时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守着这几台服务器和电脑,不停地编程序、做测试、做分析,然后把有用的数据和信息记录下来。他每天都要写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直接发送给李明,虽然在太阳内部他和李明的职位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9个月之前,黑子刚刚在太阳度过了一年的适应期,工作已经逐步上手。作为太阳IT系统部的一名成员,黑子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整个太阳的IT系统,这与他在大学里学的专业倒是完全对口。他也非常喜欢这项工作,先后向公司提出了好几项IT系统的优化建议,并得到了公司的采纳。

事情坏就坏在他对黑客的兴趣上了。还在大学校园的时候,黑子就已经对黑客着了迷,他经常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打赌,看谁能够编写最好的“特洛伊木马”程序,看看通过这些程序,能否进入一些重要部门的网站。几乎每一次“赌博”的胜利者都是黑子,因为他对网络的理解有着极高的天分,这一点也曾经让他的指导老师惊讶不已。有一次他不小心玩大了,竟然使得学校内部的整个网络都瘫痪了,当然这也使得他更加名声大振,被同学们尊称为“校园第一黑客”。而他也确实不孚众望,曾经组织了国内的黑客爱好者一起行动,与日本和美国的黑客展开大战,双方互有胜负。

到了太阳之后,黑子的兴趣仍然不减。他利用业余时间,与太阳的其他“黑客迷”一起研究如何攻击A国国防部的IT系统。有一次还真让他们找到了系统的后门,并且针对这个后门编写了一个特洛伊木马程序,从而潜入了A国的军队情报系统。如果不是A国的黑客专家很快发现了这个漏洞并进行了专门的修补,A国的军队情报系统也许就要瘫痪了。

黑子也非常满意自己的双重角色。上班的时候他是一名优秀的网络管理员,帮助太阳这头“大象”的IT系统有效运转;下班之后,他就变成了一名出色的黑客,只管遨游在网络的虚拟世界当中。

这天,正在埋头工作的黑子突然被顶头上司叫了出来,把他带到了楼上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门口。他的领导推开了门,对着里面恭敬地说了声“李总,人给您带过来了”就匆匆离开,走时都没有跟黑子打声招呼。

“进来吧!”随着叫声黑子走进了办公室,一位年轻的公司领导微笑着迎了过来,他认出了他是太阳副总裁李明。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他也只是在公司的几次大会上见过李明,还从来没有单独和李明打过照面。而这次看到李明,黑子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他明白,马上会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了,于是不自觉地挺了挺胸。

李明显得非常随和,他招呼黑子坐了下来,先聊了一阵家常,问他是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在深圳工作是否适应,有哪些不习惯的地方。问完个人问题之后,李明又谈起了黑子的工作,他对黑子的工作非常满意,“你提的那几个改进建议非常好。”

好像是在不经意之间,李明问起黑子对黑客是否感兴趣,这也正好触动了黑子的兴奋点,他也就眉飞色舞地谈了起来,引得李明频频点头。

“你在哈勃有朋友或者同学吗?”李明突然打断了他问道。“有哇,我的好多同学都去了哈勃。”李明显然很满意这个回答。随后,他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缓缓地说道:“最近,我们希望以哈勃的网络系统作为参照,研究一下我们的网络安全问题。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进入哈勃的内部网络系统的办法。当然,除了你之外,我们还有另外几个小组也在做同样的尝试,你们将进行一场艰苦的比赛,最后的赢家就是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攻陷哈勃网络系统的那位。怎么样,你有信心赢得这场比赛吗?”李明一边说着,一边拿自己那犀利的目光盯住黑子的眼睛。“在太阳的词典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黑子明白自己表决心的机会到了,于是大声地答道。

“很好!”李明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一点需要明确,这是一个绝密的项目,它的代号是‘入侵者’。你需要一个人封闭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你不能与我之外的任何人接触。怎么样,你做得到吗?”

“没问题!”黑子又是紧张又是兴奋,他喜欢这样的挑战。

就这样,黑子来到了这个僻静的海边别墅区,开始了与世隔绝的、令自己一辈子刻骨铭心的黑客生涯。

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哈勃的邮件服务器。他知道哈勃在全国有三十个办事处,日常的信息沟通必须通过电子邮件来完成,而为了满足员工们移动办公的需要,哈勃的邮件服务器能够通过外部的互联网访问,这也就给了他可乘之机。

于是他编写了一个小小的工具软件对这台邮件服务器进行扫描,结果让他既吃惊又振奋:号称高科技、而且还是做网络设备的哈勃竟然采用的是一套非常“古老”的邮件服务器软件,而以前的很多评测都已经证明这套软件有非常多的安全漏洞。

通过攻入这套邮件系统,黑子又进入了哈勃的办公自动化系统。他开始利用自己以前就已经掌握的、在哈勃工作的大学同学的电子邮箱地址进行使用测试。刚刚试验了五个同学的电子邮箱,他就发现了其中有一个自己能够打开并使用。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学同学、离开太阳去哈勃的曾强的电子邮箱。

奇怪的是,如今这个曾强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他不仅没有给自己的电子邮箱设置任何的保护措施,而且还大大咧咧地把一些重要的文档资料放在电子邮箱里面,而且一看名字就能够猜到。原来,这个小帅哥好像在与哈勃财务部一位叫做李颖的女孩子谈朋友,他们两人每天都要相互发送十几封E-mail。

“曾强,看来这仗你是没法跟我打了,还没开战你就输了!”大喜过望的黑子一连五天时刻不停地监视着曾强的电子邮箱,终于在第五天的晚上“截获”了一份包括哈勃整个公司通讯录的电子邮件。然后,他又再次将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最后,他获得了哈勃十多名中层经理的电子邮件的账号,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那位财务部的女孩子李颖的账号。往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因为他从此之后就能够随意截获哈勃内部的所有电子邮件了。当然,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在对哈勃的内部IT系统不停搜索的过程中,黑子又钓到了一条大鱼:他找到了哈勃的一台文档服务器,上面储存了哈勃多达100个G的技术文档,其中包括哈勃几乎所有的产品培训资料,还有全部的研发文档。

当他把这些资料下载下来,直接提交给李明的时候,李明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干得不错,这一次比赛你赢了,不过这还不算完。”他要求黑子下一步要全天候地对哈勃的IT系统进行跟踪,一旦再次发现有价值的情报,必须立刻向他汇报。“记住,除了我之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停顿了一下之后,李明半开玩笑地说道,“你要的报纸和杂志我会让老太太给你带过去,不过还要加上一份《太阳人报》!”

只是这样就苦了黑子。除了吃喝拉撒之外,他每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对着那几台电脑,不断地分析哈勃员工之间互相交流的电子邮件和信息,然后向李明提交报告。一开始他还觉得很新鲜,每次拿到有用的资料之后都要雀跃无比,还要喝一杯可乐奖励一下自己。没过一个月,他已经是烦躁得不行了,整天看着那几台电脑,看着那流动的数据,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更别说漂亮的姑娘了,这种日子跟囚徒又有什么区别?有的时候,他真想把那几台电脑全部扔进海里喂鲨鱼算了。

虽然只是半年的时间,但是对于黑子来说简直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永远地失去了对黑客的兴趣,整天只想着能够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回到喧闹的深南大道上去。但是,想归想,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实际上,他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一个窥探别人的黑客,他必须保证哈勃的资料和信息每天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李明和华正奇的办公桌上。

好在李明对他的工作还是非常满意的。半年之后,李明终于同意解除他的隔绝状态了。在走出那栋豪华别墅之后,黑子长出了一口气,他几乎是一路快跑着离开的,再也没有回头看它一眼。回到太阳不久,黑子就被调离了原来的IT部门,公司把他派到了美国去做技术支持。

“就这样我到了美国,走之前李明跟我谈过,五年之内我是别想回到国内了!”坐在达拉斯街头的中餐馆里面,黑子不由得长叹了一声。突然,他发现曾强的眼中满是泪水,“哥们,你怎么了?”曾强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李颖那绝望的哭声。

  评论这张
 
阅读(19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