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26  

2008-10-10 23:0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6章 间谍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断章取义,乱加揣度。)

得克萨斯州位于美国的中西部,这里以粗犷的西部牛仔和丰富的石油资源而闻名。虽然并不是德州的首府,但是达拉斯的知名度却远远超过了德州首府奥斯丁。四十多年前,参加竞选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正是在这里遇刺身亡;随后不久,被警方认定为凶手的奥斯瓦德又在转移监狱的途中被突然跳出来的夜总会老板杰克?鲁比近距离枪杀,而鲁比也于此后不久病逝。在肯尼迪被刺杀后三年的时间里,有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亡。即使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整个暗杀事件还是个解不开的谜。


如今,为了纪念这次事件,当年凶手埋伏并射击的场所,也就是得州公立学校教科书中心这栋七层的红砖楼房已经被改建成了“第六楼博物馆”,馆中收藏了很多当时的珍贵资料,如凶手使用的带瞄准镜的步枪,肯尼迪在达拉斯竞选时的录像等等。


一位戴着墨镜的中国人正在这座博物馆中流连忘返,从图片到实物,每一处他都看得仔仔细细。他一边看还一边微笑着嘟哝着,“怎么有那么多的不解之谜?”


“你是黑子吧?”在这里竟然听到了久违的乡音,戴墨镜的中国人迟疑着摘下了眼睛,怔怔地望着眼前的那位中国人好几秒钟,突然恍然大悟地喊道,“曾强!”惹得博物馆中的黑人看守差点要走过来问个究竟。
那位叫做曾强的中国人有着大大的眼睛,高大健壮的身材就像运动员似的,而黑子则瘦瘦小小,还留着一缕小胡子。好友相见,又是在万里之外的美国,当然是分外高兴,两人约好了一起到位于Downtown的中餐馆去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口。


“黑子,真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你,真想念我们在大学时候上下铺的生活呀……”落座之后,黑子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们都有三四年没有联系了吧?你离开太阳之后去了哈勃是吧?怎么跟你联系不上了?换了手机号码了?怎么又跑到美国来了?”


“哦,有点私事。”曾强搪塞着没有回答,却反过来问黑子,“你最近怎么样?怎么也跑到美国来了?”


“我还在太阳,只不过从太阳的深圳总部派到了美国。我们达拉斯有一个研究所,我刚来才几个月。”黑子一口气报上了自己的情况,“快说说你的情况吧!”


“我嘛,来美国已经一年多了,在得州大学的达拉斯分校读书,不学通信,改学教育和心理学了,呵呵……学校放假的时候,我就在一家食品公司打工,已经离电信很远了……”


两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点了啤酒之后,两人一边聊一边喝酒;不一会儿,每人都有四瓶啤酒下肚了。曾强的话也就有些多了:“你小子,怎么突然对杀手感兴趣了,难道想学他去暗杀美国总统呀?”黑子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突然降低了声音,“拿枪的杀手我倒没做过,但是拿鼠标的杀手我确实当过。你知道我离开美国之前在做什么吗?”


“说来听听。”曾强又给黑子续了一杯啤酒,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我侵入了你们哈勃公司的网络!”黑子得意洋洋地说道,“你这小子,在大学的时候挺精明的,编程水平也很不错,当然比起我来还稍微差一点。可是,你到了哈勃以后怎么就变傻了?你的电脑连基本的保护措施都没有,我一看都乐得要疯了,没费吹灰之力就攻了进去!”说完,黑子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曾强却并没有跟着大笑。相反,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仔细看过去,他的眼中还隐隐闪着泪光:“其实,你并没有赢,我也没有赢,最后赢的是太阳,输的是哈勃!”


这下轮到黑子大吃一惊了:“怎么,你知道我会攻击你的电脑?”


“知道。在我离开太阳投奔哈勃之前,李明早已经给我布置了任务,要我尽量多了解一些哈勃的网络情况。虽然他没有明说,却也曾经暗示我会有黑客侵入哈勃的网络。当你第一次侵入我电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当时还在想,这个人的入侵手法怎么和当年的你有些类似?”


“哦,原来是这样!”黑子若有所思地问道,“不好意思,我也看到了你和那位叫李颖的女孩的邮件……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曾强叹了一口气,“当你被卷入这场关系到整个公司和行业前途的大博弈的时候,你个人的幸福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其实,我们都只是庞大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而已。我们只必须站好自己的位置,直到被疯狂的转动磨掉了所有的棱角为止……”说着说着,他的眼光逐渐变得迷离,投向了那遥不可及的远方……

 

李颖是周子强招来的第一位财务人员。她是科班出身,会计专业,大学毕业后来深圳找工作,本来打算去外企的,却阴差阳错进了太阳。在新员工培训的时候,李颖和王雨嫣是同一个小队,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周子强北上创业的时候,已经厌倦了深圳的生活的李颖找到了王雨嫣,希望能够到哈勃工作。当王雨嫣把这个要求告诉周子强的时候,他当然是求之不得,立即就把她招了进来,给的薪水和待遇都不错。


哈勃刚成立的时候没有财务总监,王雨嫣也就代管了一段时间。由于王雨嫣并不懂财务,实际工作都是李颖负责。那个时候,李颖的职位是财务经理。陆岩松来了之后,她本来以为自己会升任财务总监,谁知道又来了个谢泽宇,两人的职位都是财务总监助理,分管不同的业务领域,李颖的心里就更加失望了。


与销售和研发部门有很大不同,哈勃的财务部包括陆岩松和谢泽宇都是从太阳之外的公司招聘过来的,这也使得财务部的文化和哈勃的大文化有很大的不同。例如,研发部门强调加班加点、拼命苦干,财务部则是按时下班;其他部门是等级森严,财务部则是没大没小,任何人都可以开陆岩松的玩笑。


李颖经常坐在财务部靠里的座位上,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同事。平时除了工作之外,她和本部门的同事们并不大来往,就连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离得远远的。但是,她却和研发部门的一些同事走得很近,因为他们都是从太阳出来的,大家能够用太阳独特的语言对话。


一位叫曾强的小伙子闯进了她的心扉。那天中午,李颖正在食堂里独自一个人闷闷地吃着午饭,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胳膊,接着背后方向“哐当”一声,一个饭盆摔到了地上,里面盛着的饭菜洒了一地。


一位小伙子连声对她说,“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碰了您一下,为了避免饭菜洒到您的身上,我只好把饭盆丢了出去。”他从食堂管理员那里找来了一个簸箕,用手一点一点地把掉在地上的饭粒捡了起来,又用墩布仔仔细细地擦了好几遍。随后,小伙子又去打了份饭菜,他走到李颖的身边,怯生生地问道,“这里有人吗?”


李颖抬头瞟了一眼,小伙子长得还挺帅,他的眼睛大大的,留着寸头,从胳膊上凸起的肱二头肌可以看出他一定是个运动健将。她摇了摇头,看着他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我叫曾强,是研发部的,刚才没有吓着你吧?”“没有,我这不是好好地吃着饭吗?”对于她不熟悉或者不喜欢的人,李颖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曾强刚从太阳过来,因为听说哈勃的待遇要比太阳好。两人逐渐聊起在太阳的旧事,发现虽然当时不认识,却都有很多都认识的同事。这一下子,找到了共同的话题,李颖的表情也慢慢地缓和下来,当曾强说起有些太阳同事的糗事,她听了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渐渐地两人开始熟了起来。曾强的羽毛球打得相当不错,而李颖也希望保持体型,于是两人经常约着到首都体育馆去切磋一番。曾强义不容辞地当起了李颖的私人教练,他耐心地帮助李颖纠正动作,教她正确的手势和步法。在他的指导下,李颖的羽毛球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哈勃的女生当中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水平了。


认识曾强之前,李颖一直是单身。她之所以到北京来,也是为了能够换个环境,“也许能够在这里遇到令我心动的男人”。看着自己周围的女孩一个个都名花有主,而自己眼见就“奔三”了还待字闺中,确实感觉挺郁闷的。只有和曾强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说实在话,除了没有钱之外,无论是相貌、性格还是才气,这位阳光帅气的男孩都不缺乏。


直到有一天,在她的家里,当他粗鲁地将她揽在怀里,亲吻她的脸庞的时候,她把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很自然地都交给了他。看到躺在身边沉沉睡着的他,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半年之后,两人已经是如胶似漆。但是,每次谈到结婚的时候,她都会发现他的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总是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有一次她实在忍不住追问起来:“强,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呀?你好像对结婚兴趣不大?是不是还没做好准备呀?”


曾强叹了口气,把头埋得低低的:“我真没用,我不能让自己的新娘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买不起房子,买不起车,没办法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我真的对不起你……”他也曾经和李颖说过,自己家里的经济状况非常不好,不仅有一个体弱多病的父亲,还有一个妹妹还在读大学,自己每个月还要给他们寄钱,哪里还能指望他们帮助自己?


“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可是我在乎!”没等李颖说完,曾强激动地打断了她,由于激动,他的脸涨得红红的:“如果不能给我的新娘子一个美好的开始,那还不如不结婚呢!”
这些天来李颖茶饭不思,一直冥思苦想如何帮助曾强解决这个难题。她参加工作的时间也不是太长,即使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晚上曾强加班,为了稳定住他的情绪,也为了能够和他一起回家,李颖也加班到了晚上十点。走在回家的路上,曾强一直苦着脸默默无语,李颖知道他还在为钱的事犯愁,只好没话找话地安慰他。


突然,曾强停下了脚步,他仔细地端详着娇小玲珑的李颖,从头一直看到脚,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笑容。李颖看了看自己,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不禁白了曾强一眼:“你今天怎么了?干吗这样看我?”


“宝贝儿,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不过……”“不过什么呀,你快说呀,什么好办法!”李颖着急地问道。曾强看了看四下无人,这才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压低嗓音说道:“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哈勃的氛围,也不喜欢那个陆岩松,你还说你想回太阳吗?”“是呀,可是这跟我们俩结婚有什么关系嘛?”李颖更加糊涂了。


“当然有关系了!哈勃不是正在做上市的准备吗?哈勃的财务状况肯定是太阳最感兴趣、也最希望搞到的情报,如果我们把哈勃的财务报表搞出来,钱就不是问题了……”在路灯的照射下,他的眼中发出了诡异的光芒。


“不行……这可是要犯法的!”李颖被他这个大胆的设想惊呆了!“没关系,如果我们不说,谁又能知道呢?再说,你又不喜欢哈勃,正好还可以通过这次机会教训教训那个骄傲自大的陆岩松。”


李颖的心里在激烈地斗争着。一想起陆岩松那张英俊的脸庞和谢泽宇那爽朗的笑声,她就涌起一阵阵的恨意。那个谢泽宇,刚刚到哈勃,怎么就能够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还有那个陆岩松,不就是会说几句英语吗,凭什么一来就当CFO?虽然周子强和王雨嫣仍然非常信任自己,但是“县官不如现管”,自己毕竟还得在陆岩松的下面做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就犯在这个上海小白脸的手下了。想到这里,她又看到了曾强那期待的目光,他的眼睛大大的,显得那么的纯真。“他是爱我的,我也爱他。既然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去死,怎么会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了呢?”想到这里,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吧,我试试看吧!”

 

“你真好!颖,我都想好了,这件事如果做成了,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过我们想过的生活了!”他兴奋地把她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在天旋地转之间,她感到男人的臂膀是如此的有力,不禁沉浸在幸福的旋涡里。


第二天晚上,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哈勃大厦办公室里亮着的灯大部分已经熄灭,加班的员工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只剩下门卫处的灯还闪着微弱的光芒,就连保安也靠在椅子上打着瞌睡。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悄悄地走进了大门,她小心翼翼地绕过前台,沿着楼梯走了上去。不一会,“吱呀”的一声,财务部那沉重的防盗门被打开了。一道手电照了进来,来人小心翼翼地摸到了铁皮柜前面,可能是由于紧张,她从公文包里面掏出的钥匙“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赶紧四下里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哆哆嗦嗦地从里面找出了一把钥匙插在钥匙孔里,“咯吱”一声,柜子被打开了。


站在柜子前的来人犹豫了片刻,熟门熟路地找出了一摞资料,把他们拿到了复印机旁。一会儿的工夫,所有的资料都被复印了一份。然后,她把复印好的资料全部装进了随身带来的一个牛皮纸袋当中,又把纸袋放入了大大的公文包里面,拉好拉链,然后把原件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她长出了一口气,锁好办公室的防盗门后,悄悄地离开了哈勃大厦。


就在几天之前,慧仁会计师事务所刚刚完成对哈勃过去三年财务状况的审计,并为哈勃出具了一份看起来令人欣喜的审计报告——根据这份报告,过去三年哈勃的销售收入和利润以70%的年增长率高速增长,这也是令美国投资人满意的“增长直线”。


为了让这份审计报告看起来无懈可击,慧仁的项目负责人徐丰明“指导”陆岩松和李颖对很多会计科目的内容都做了调整,而调整的底稿就保存在最上面的那个铁皮柜当中。本来陆岩松是希望让谢泽宇来做这个调整的,但是由于谢泽宇对以前的账目情况还不太熟悉,加上周子强点名让李颖负责,最后才不是太情愿地把这个工作交给了李颖。这个柜子的钥匙只有两把,陆岩松一把,李颖一把。


在做完最后的账目调整之后,陆岩松单独把李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异常严肃地对她强调:“你一定要保存好这些资料,千万不要把资料泄露出去,包括财务部在内的其他所有人都不要让他们知道。你应该知道,他们将决定哈勃的生死!”


隔天的晚上,当李颖从床单下面抽出那个牛皮纸袋的时候,曾强的眼睛都要直了。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纸袋,拿出资料摊开在床上,仔细地研究着,一边看还一边喃喃自语,“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看完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资料重新放回到纸袋中,用透明胶带封了起来。然后,他转身用力地抱起李颖,凝视了片刻,突然狠狠地亲了一口:“颖,你简直是太好了,这下我们有救了!”“可是……我有些害怕。”李颖显得忧心忡忡。“别怕,有我呢。”曾强用力地抱着她,两人双双倒在了床上。


当李颖从美梦中醒来时,床头的闹钟已经指向了早上七点。在梦中,自己是多么的漂亮!穿着洁白婚纱的她,还有穿着燕尾服的他,在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缓缓走进了教堂。花白头发的牧师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问这一对新人:“你愿意娶她为妻吗?”新郎点了点头。“你愿意做他的妻子吗?”新娘也点了点头。牧师笑着祝福了这对新人,新郎掏出了一枚巨大的钻戒,把它戴到了新娘的手指上,钻石在烛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她翻了个身,脸上仍然带着痴痴的笑,手向着床的另一边摸过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凌乱的被子下面还有男人残留的体温。她睁开了眼睛,“强,你在哪里?”回答她的是一片沉寂。她穿上衣服下了床,来到了客厅,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颖儿亲启”。


李颖颤抖着拿起了信封,平时手脚麻利的她却花了好几分钟才从这个没有封口的信封中抽出了信纸。


“亲爱的颖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北京。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因为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北京,和你举行那个盛大的婚礼了。不要找我,你找不到我的。在分别的一刻,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是一名商业间谍,我加入哈勃的任务就是拿到哈勃的财务资料。而当任务完成之时,也是我离开之时。你是一个很多情的女孩,爱上我是你的不幸,当你为了我而甘愿去冒坐牢的危险的时候,我那冷酷的心也被你感动了……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为了金钱而供人驱使的一颗棋子而已。我走了,我不敢求你原谅我,还是忘了我吧,我不配得到你的爱。再见,我们今生今世不会再见面了!强。”


他走了,他竟然走了!李颖歇斯底里地大叫着,把信纸撕得粉碎。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