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14  

2008-09-24 22:5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4章   心障

        很多外国人第一次来北京都有种感觉,这里什么都大——天安门广场之大,即使是巴黎的协和广场和华盛顿的国家广场也相形见绌;与双向八车道的长安街相比,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就显得狭窄了许多。
        对于长期居住在北京的外地人来说,他们能够感受到北京的另一种“大”,那就是大气。与国内其他几座大城市相比,北京更能够容纳形形色色的人,无论你是白领还是披头士,都能够在这座城市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因此,虽然很多外地人也感慨“长安米贵,居之不易”,但是如果真让他们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们却舍不得了——只有在这座城市里面,他们才能尽情释放自己的精神家园。
        夜里的北京更自由,这个时候人们才会剥去白天的伪装,还原一个本真的自我。北京城里的地安门大街附近有一个湖被堤坝从中分为两半,南边的是前海,北边的就叫做后海。近几年来,围绕着后海建起了不少的酒吧。一到晚上,后海这里就灯火通明,成为白领们频繁光顾的首选地。到了夏天,游客们尽可以坐在湖边喝着啤酒,吹着后海上的凉风,欣赏着夜幕下摇曳的荷花,确实非常惬意。
        坐在后海边上的魏吟荷此时却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坐在她对面的陆岩松却一直在欣赏着她。她穿了一条粉底碎花的高腰纱质吊带裙,裙摆末端的蕾丝边恰到好处地游走在膝盖上方。因为夜风的关系,裙子的外面还加了件时下流行的网眼小衫,略施粉黛的脸上的那份恬静与荷花映在一起,就像一幅美丽的水彩画。
        “这里的夜色真美!”陆岩松指着略微荡漾的湖水,打破了沉默,“我突然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夜色》来了,‘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不过,我发现今天这里的荷花比起昨天又多了一朵,你发现了吗?”
        “是吗?你昨天也来过这里吗?”她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昨天倒是没来过,可是我今天却是和荷花仙子一起来的呀!”他笑嘻嘻地回答。
        魏吟荷这才弄明白陆岩松话里的含义,不禁羞涩地笑了。
        “吟荷,你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我猜一定也和荷花有关吧?”陆岩松好奇地问道。
        “是的。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大学老师,他们俩就是在荷塘边认识的,我又是他们唯一的爱情结晶,他们一定是希望他们的爱能够在我的名字上得到体现。”
        魏吟荷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平时对她管教很严,因此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加上她一直在北京读书,父母一直都在身边,因此尽管大学四年里追求者众多,她却一直没有找男朋友,而是遵从父母的心愿将全部精力放在了学习上面。
        周子强是第一个令她心动的男人,她对他的喜欢是从崇拜开始的。在进入哈勃之前她就很崇拜他,进入之后她又喜欢上了他那种做事的专注,喜欢他那种蛮不讲理的霸气,还有他偶尔显露出来的孩子气,甚至包括他习惯性歪着头的样子。
        可惜的是,这个男人已经有了枕边人——还是在太阳的时候,周子强就和王雨嫣走到了一起。她见过王雨嫣,非常羡慕她。有时候周子强加班晚了,王雨嫣还会到公司来看他,每次都会小心翼翼地端出一个保温瓶,拿出一锅刚煲好的汤。每次看到那锅热气腾腾的汤的时候,王雨嫣都会情不自禁地暗想,能够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些事情,对于女人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这么贤惠的妻子,这么幸福的家庭,自己怎么能够去破坏它呢?魏吟荷只得将自己的这份感情深藏在心底。从小到大,她看着父母之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家里的气氛也一直是非常和谐美满,她又怎么能够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因此,当周子强向自己表达好感的时候,情感告诉她“这是个值得爱的男人”,理智却又告诉她“你应该远离这个男人”,这种情感与理智的冲突纠葛在一起,一度使她失去了继续留在哈勃的勇气。
        此时的周子强也正处于摇摆不定中。一方面,他和王雨嫣的感情渐渐趋于平淡,而他却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就像当初离开太阳创办哈勃一样,他的感情也渴望挣脱婚姻的枷锁,寻找新的激情。另一方面,从看到魏吟荷的第一眼起,他就被她的独特气质所吸引。如果说王雨嫣是典型的小家碧玉的话,那么魏吟荷就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这是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变得这么不理智了呢?”为了有更多的机会与魏吟荷接近,最近周子强破天荒地参加了好几次市场部门的会议,而过去他对这种会议是不屑一顾的。但是,每一次见面都是对魏吟荷的痛苦煎熬,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
        与魏吟荷不同,周子强是在偏僻的农村长大的孩子。虽然从小父母就很疼爱他,从来不让他做农活,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小时候让周子强印象深刻的还是每家每户屋头安的那个小喇叭,村里的大事小情都是通过它来广播的。周子强的小学是在乡里上的,后来由于学习成绩突出转到了县城里的初中,开始了住校生活。再后来,他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
        由于跳了好几次级,周子强在班里总是年纪最小,也总是受到同学的欺负。一开始他也是觉得自己小,只有忍气吞声,不敢反抗。直到有一天,一位高高壮壮的同学又嬉皮笑脸地嘲笑自己的乡下口音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飞起一脚,结果踢得那位同学捂着肚子半天都没有站起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同学敢欺负他了,但是他也变得更加不合群了。
        因为学习成绩好,周子强开始有了自信,而且越来越自信。他轻松地读完了重点高中,顺利地考上了中国邮电科技大学少年班。
        除了毕业时出国遭遇拒签的挫折外,他的生活可谓一帆风顺。进入太阳之后,他也是平步青云,从普通的工程师一路升迁到研发副总裁,直至执行副总裁。凭借聪明和对技术的超强理解力,周子强颇得华正奇的赏识。
        但是,过早的成功也使得周子强过于自信甚至自负,有的时候竟然有些飞扬跋扈。在太阳的时候,除了华正奇这位令他尊重的恩师之外,其他的人他都不放在眼里。由于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到了太阳,一直做技术和研发,更多的时候面对的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和设备,周子强并不太擅长为人处世之道。
        他唯一的模仿对象就是华正奇。他学到了华正奇的严厉,经常会因为一点小错误把自己下面副总裁级的管理人员骂得狗血喷头;他学到了华正奇的一些权谋,他会让部下们互相攻击从而能够更好地为他所用。
        在哈勃内部,周子强也在有意识地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对于中高层的经理们,他会毫不留情地训斥他们,有的时候甚至批评得非常过分。而对于基层员工,他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副非常亲切的形象——他会经常下到实验室里面,看看研发人员在做什么,有的时候还会轻轻地拍拍他们的肩膀以示鼓励。
        这些年,周子强从华正奇那里学到了很多。在哈勃的管理层中,他一直在小心地寻求一种平衡,尤其是对张亮禹和赵劲。他经常有意识地安排他们两人做一些重叠的工作,当两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再以一个最终仲裁者的身份出现,这样也才能显露出自己的权威。他把这当做是自己的游戏而乐此不疲。
        但是,他并没有学到华正奇的精髓。华正奇能够在50岁的时候否定自己过去的成功,能够请来JCN对自己的公司进行全面改造,能够刻苦地学习英语,华正奇的这些改变意味着什么,年纪尚轻的周子强还没有完全“悟”出来。
        与华正奇博览群书不同,周子强只看技术和历史书,因为他觉得只有技术才是最有用的,而从历史里面能够汲取很多的经验和教训,“治大国如烹小鲜”。
        虽然由于魏吟荷的原因,周子强开始更多地关注哈勃在市场方面的动向,但是他显然并不愿意为此改变自己。他是一个极端自负的人,宁愿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而不愿意相信别人的意见。
        他非常不喜欢面对媒体,也不喜欢做市场宣传,这一点倒是和他的导师华正奇一模一样。华正奇对于媒体的敏感已经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据说有一次,国内著名的ZYTV将他评选为当年的“十大经济人物”。当太阳新闻中心主任郎仲将这个其他企业家梦寐以求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却勃然大怒,要求郎仲马上去电视台做工作,把自己撤了下来。他从来不见媒体,也从来不参加公开的市场活动。
        作为哈勃的市场经理,魏吟荷一直希望哈勃能够给外界传递出一些与太阳不一样的形象。为此,在公司的市场会议上,她没少劝过周子强,还拿索尼、三星等日韩公司的历史经验来说服他。
        可是,周子强却是一根筋,死活就是不愿意做新的尝试。“人家三星有手机、电视等消费类产品,因此他们需要大量的宣传;而我们是面向运营商和企业的公司,我们不需要对大众的宣传,我们只需要在客户那里有口碑就足够了。”在这个方面,他很自信也很固执,自信到了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意见,固执到了就像个独裁者。
        哈勃的低调使得媒体对它缺乏足够的了解,却又由于周子强的鼎鼎大名而不得不去关注,因此在媒体上就出现了各种似是而非的报道:一会儿说哈勃是太阳投资的子公司,一会儿又说周子强是华正奇的儿子,还有的说哈勃的技术是从太阳偷来的。
        每当出现不利于哈勃的报道,魏吟荷都会率领自己的几位手下四处灭火。但是,每次都是由于周子强既不配合,又不愿意出来给媒体澄清,最后的效果都不太理想。过不了多长时间,哈勃的负面新闻又像星星之火一样成燎原之势,扑不胜扑,这让她对周子强有些恼火,却也无可奈何。
        有一天,魏吟荷和市场部的同事们正在开会的时候,周子强突然气冲冲地跑了进来,他把一本杂志“啪”的摔在了桌子上,“你们都看看,这个家伙是怎么写的!”魏吟荷拿起杂志一看,原来是一篇关于周子强的深度报道,文中把华正奇和周子强、太阳和哈勃之间的那种传承和反叛的关系写得很细致,也很到位。
        “这里也没有写什么不好的东西呀?”看完之后,她故作惊奇地问道。
        “还没有,这些记者也是吃饱了没事干,尽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和华正奇之间有什么关系,非要把我们两个扯在一起!能不能给这些媒体发个正式公告,以后不准他们再乱写了!”
         魏吟荷有些哭笑不得:“你又总是不肯出来,人家采访不到你本人,只好从侧面来写……”
        “我就是不接受他们的采访!他们要是爱写,那就让他们写去吧!”说完,周子强气哼哼地走了。
        “他真像一个大男孩。”魏吟荷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大男孩”了。越是喜欢,她也就越沮丧,谁让自己当初没有先遇见他呢?
         如今,在悠悠的荷塘岸边,看着对面这位高大帅气的陆岩松,魏吟荷一开始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从小到大,优越的环境使她接触到了不少像陆岩松这样优秀的男人,他们都很优秀,也都很绅士,但是他们却都缺乏那种能够给自己带来新鲜感的霸气,而这种气质只能从周子强的身上才能找到。
         与周子强的生活经历完全不同,如果说有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人,陆岩松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了。出生于上海的他从小家境优裕,父亲是高级干部,母亲是大学教授。当别的孩子还在为能否吃碗饱饭而发愁的时候,他却能够吃到各种特供的食品;当别的孩子还在盼望能吃到一颗大白兔奶糖的时候,他却早就已经吃腻了。
        母亲对陆岩松的教育抓得很紧。只有五六岁的他已经弹得一手好钢琴,画得一笔好画,经常代表幼儿园参加全国的演出。从上小学开始,陆岩松一直读的都是上海最好的学校,直到被保送进了复旦。大学毕业之后,他又去美国拿到了MBA学位。
        海外留学的经历,加上多年投资银行的经验,使得他有非常好的口才。无论是面对风险投资商、面对银行还是面对媒体,他都能够侃侃而谈。陆岩松在媒体圈子里也有不少的好朋友,他不仅经常请一些记者朋友吃饭,而且还请他们一起去打网球和高尔夫,这也使得他在这个圈子里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以前,风度翩翩的陆岩松一直给人一种花心的印象。陆岩松喜欢漂亮女孩,他总是同时穿梭于几位美女之间,感受她们之间完全不同的味道。他就像酒吧里的调酒师一样,喜欢把不同的酒随意地混在一起,调制出各种不同的味道。陆岩松原来在上海的女朋友也是同类人,因此两人都有自己的异性朋友,他们之间互不干扰,各得其乐。
可是,从见到魏吟荷的第一天起,陆岩松一下子对这种多角游戏失去了兴趣。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地爱这个女孩,他还要娶这个女孩为妻。
        现在,她就坐在自己的对面,陆岩松怎能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当初为了约魏吟荷出来,自己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磨破了多少的嘴皮。可是,她现在虽然答应出来了,却好像不太开心。“你看,荷塘里有好多的小船,湖的中心还有一个小岛,我们也租一条吧!”
        两人租了一条鸭子形的脚蹬船。一进到船里,陆岩松就体贴地说道,“你穿裙子不太方便,让我一个人蹬吧!”说完他不由分说地踩着脚蹬,小船慢慢地向着湖心的小岛驶去。
         “真的有些怀念自己的大学时光了。当年我在复旦的时候,也是经常从荷塘边走过;可是,那时候的我每次都是行色匆匆,我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托福、GRE、美国……”陆岩松感慨地说道,“现在我有了工作,有了钱,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更重要的东西……人就是这样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经常会去追逐自己眼前的那些肥皂泡,结果却丢掉了身边最宝贵的东西。吟荷,你能帮我找回原来的我吗?”
        魏吟荷只是沉默着,不知道怎么回答。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伟人抑或是平常人,在每个人的心中其实都有一块圣地,存放着那些美好的感情,比如亲情、友情、爱情。在此之前,魏吟荷觉得陆岩松和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男人没有多少区别。而现在,她却发现他其实和他们有着很大的不同,与别人的虚情假意不同,他完全向自己敞开了心中的那块圣地。那天晚上,他们聊到了很晚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18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