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的那些事儿:《狼战》3  

2008-09-11 23:1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章   重用

        这些天来,周子强的情绪一直不太对头,就像火药似的一点就着。这天早上在自己家里,仅仅只是因为早餐的牛奶有点凉了,他就横挑鼻子竖挑眼地说怪话,妻子王雨嫣辩解了两句,他竟然放下杯子,“砰”的一声摔门走了。
        王雨嫣流下了委屈的眼泪,她知道此时的周子强心里有火却无处发泄。自从两年前她从深圳来到北京,开始做专职家庭主妇开始,现在是周子强情绪最差的时候。王雨嫣知道,周子强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从创业的第一天起,他就把华正奇和太阳公司作为自己的追赶目标。但是,事情并不尽如人意。目前,哈勃在太阳的打击之下已经每况愈下,眼看着与太阳的差距越来越大,怎能不让他窝火!
        放在以前,周子强的霸气和野心,曾经是最吸引她的地方;而现在,她宁可他没有这些东西,还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工程师。
        在王雨嫣的记忆中,在太阳刚认识周子强的那几年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那个时候的周子强年轻、聪明、有冲劲,是一个很简单、很透明的人,有什么苦恼也都会告诉她,和她商量。虽然在太阳的工作很忙,但是周末的时候两人总要开着小车,到深圳周边的景点去玩上一天。
        而现在的周子强已经变了,他变得非常复杂和矛盾,他的脾气越来越大,什么事情也都憋在肚子里,自己默默地承受。王雨嫣发现,自己和丈夫的交流也越来越难了,两人经常都是无话可说。
        从家里出来,心情烦躁的周子强没有开车,而是打了辆出租车径直到了公司。一进办公室,他就把自己深深地埋进了大班椅里。自从那天在水信遇见华正奇之后,他就总是想起在太阳的一些往事。
        周子强突然想起毕业前夕的自己。那时,他从中国邮电科技大学的少年班一路读到了博士。与众多名牌大学的学生一样,周子强的第一选择还是出国。在攻读研究生期间,他就已经同时拿到了两所美国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正在踌躇满志地做着出国计划。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面对那位高鼻子蓝眼睛的美国签证官的时候,他却表现得过于紧张,回答问题时也结结巴巴的,直到听到签证官摇了摇头对他说“很遗憾,我不能给你签证”,并在那张绿色的小纸上画上一个圆圈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把事情搞糟了。走出美国大使馆的大门,周子强的心里别提有多惆怅了——完了,今年肯定是没指望了,明年再说吧。他在心里嘀咕,既然已经毕业了,总不能回到湖南老家,躺在父母家里白吃白住吧。
        这天,周子强正懒懒地躺在宿舍的床上,翻着一本闲书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系里的范老师,去年去太阳实习的时候,就是范老师带的队。“子强,听说你这次去美国的事吹了,是不是呀?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范老师关切地问道。
      “我也还没有想好,书我是不太想读了,我想先工作一年,明年还是想出国。”周子强嘟着嘴巴说。
      “哦,那你找好单位了吗?”
      “还没有。”
      “我倒是觉得去年实习的那家太阳公司不错,前两天他们的总经理老华还问起你来着,他说如果你想过去,随时都欢迎。”范老师提醒他。

        太阳?那只是深圳的一家小公司,与赫赫有名的巨龙、普天等电信设备商相比,规模小得不值一提。太阳只有100多名员工,产品就是一些企业用的小交换机,加上代理一些别人的电信设备,一直都在生死线上徘徊,我怎么会去这家公司?
        范老师走后,周子强的心中还在不停地问自己。不知为什么,他的眼前老是浮现出华正奇那张饱经沧桑却异常坚毅的脸庞。以他这么好的学校和专业背景,去巨龙和普天这些大公司应该没有丝毫问题,如果想去外资的希门和阿尔普特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喜欢太阳,因为他已经被华正奇深深地吸引了。
        周子强一直觉得自己与华正奇有缘,他还记得自己实习时与华正奇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他已经来到太阳好几天了,却一直没有见过华正奇。那天,他们几个学生正在和太阳的工程师们在一间简陋的会议室里讨论技术问题。    “你这个问题不应该这样处理,我觉得在产品论证阶段就存在好多问题……”当他在口若悬河的时候,一位中年人拿着一只特大号的茶缸悄悄走了进来,静静地站在人群的后面。他穿得非常朴素,上身是和厂里工人们一样的工装衬衫,袖子挽到了胳膊肘上面,下身是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军绿色裤子,脚上的帆布鞋上还沾着尘土。尽管鬓角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都在告诉别人他年纪不轻了,但是他红润的国字脸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说明他还有着一颗年轻的心。
        等到讨论结束,这人踱到了周子强的面前,笑着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部门的?”周子强看了他一眼,还以为是工厂的车间主任,就漫不经心地答道,“我叫周子强,是中国邮电科技大学过来实习的学生。”“哦,欢迎你们这些年轻人呀。毛主席不是说过,你们都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未来的世界是属于你们的!小伙子好好干吧!”说完,他拍了拍周子强的肩膀,转身离去。
    “他是谁呀?”看到其他人肃然起敬的样子,周子强不禁好奇地问道。
    “他呀,就是我们的老板华正奇。”
       后来,周子强在与工程师们聊天的时候才听说,华正奇之所以把公司的名字定为太阳,就是希望公司能够像太阳一样活力四射,像太阳一样永放光芒。
如今,面临着毕业抉择的周子强又想起了这位十足军人气质的老板。他决定到深圳去,再到太阳去看看,先干上一年也行,大不了明年再考虑出国的事情。
       第二次下深圳的周子强到太阳公司报到后没几天,就和今年刚毕业的其他新生一起拉到山沟里面的某集团军教导团进行封闭培训。每天除了出操就是走正步,要么就是长途拉练,或者就是拉歌比赛,一有动作不到位,教官就是厉声呵斥,要求重新做一遍,就像新兵训练那么严格。每天经过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他们每个人都累得龇牙咧嘴的,晚上一挨床就能睡着。
       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艰苦磨炼之后,他们总算回到了太阳总部,却并没有马上上班,而是又接受了三个月的企业文化培训。在这里,他们每十个人被分成一个小组,除了上大课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进行小组讨论,从公司的使命到价值观,从个人的理想到职业规划,什么都要发言讨论。
        对于老师所说的“资源是会枯竭的,只有文化才是永远不会枯竭的资源”、“人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之类的教导,周子强有些懵懵懂懂的,他只觉得自己又过起了校园生活。尤其在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么多年轻的面孔嬉笑打闹着走向食堂,他的这种感觉更深了。
        当周子强又一次站到华正奇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在太阳内部的一个研讨会上了。当时,太阳正在讨论开发一个全新的无线产品,公司主管研发的经理们都出席了。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华正奇走了进来,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不要站起来,然后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在最后面仔细地听着。
        “我认为,如果把基站的这个部分进行适当的改进,就能够将它的性能提升两倍以上!”一位资深的研发经理滔滔不绝地论证着自己的观点时,周子强听不下去了,他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可是,如果这么做的话,你有没有考虑到在这个扇区就会出现明显的死角,这将会严重影响它在客户实验局那里的表现!”由于事出突然,这位经理顿时瞠目结舌地定在那里,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坐在后面的华正奇却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不到一年的时间,周子强已经超越了那位经理,成为太阳的研发总监。华正奇让他全权负责万门交换机的研发,这也是当时太阳最大的希望所在。要知道,以前太阳只是做过几百门的小交换机,如今却要做万门交换机,这无疑就像要一位刚刚能爬香山的登山者,明天就要去攀登珠穆朗玛峰那么难。
        但是,年轻者无畏,当华正奇问他是否有信心的时候,周子强想都没想就答道:“有信心!”通过这一年在研发上的摸爬滚打,他已经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基本工作了,他的心中渴望着干一番大事业。而且,他也明白了太阳的处境其实非常艰难:依靠为香港公司代理交换机,太阳掘到了第一桶金。克死如今,大批的国内公司蜂拥而入,一起抢夺这块大蛋糕,这已经使得交换机的利润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太阳虽然已经研发出千门交换机了,但是像同城的蓝海等国内公司已经有万门交换机投放市场了。如果不能够马上开发出万门机,等待太阳的也许就是死亡。
对于太阳来说,万门交换机项目必须上,而且必须尽快拿出产品来。周子强至今也忘不了项目研发小组成立的时候华正奇鼓舞大家的情景。当大家都热烈地表完决心之后,华正奇特意找来了一瓶茅台,亲自给研发小组的每位成员一一斟上,他自己也举起了杯子,缓缓地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次研发的意义了吧?我相信我们的小伙子一定会马上成功!”停顿了一下,他的语速变得急促起来,蹦出来的每句话都让人心惊:“你们知道这次如果不成功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大家无非再换一家公司和工作而已,而我却要从这栋楼上跳下去!来吧,什么也不说了,先干了这杯!”说完,他把杯子送到了嘴边,一饮而尽!
        为了这个项目,周子强他们足足封闭了半年的时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他们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实验室里。项目坚决但是缓慢地前进着。华正奇几乎每天都会到这里来看望大家,他的手里端着的大饭盒里装的不是煲好的鸡汤就是做好的小菜。有的时候晚上太晚了,他也就不回家了,直接从办公桌下面拽出一个地垫,和大家一起睡在地板上。
        那天,华正奇来到实验室的时候,突然发现房顶的一个日光灯不亮了。当听说灯昨天就不亮的时候,他的眉毛拧了起来,脸色非常难看。“你去,把赵晓东给我找过来!”他大声叫喊着。
        急急忙忙赶来的行政部经理赵晓东得到的却是一顿痛斥:“你的行政部都是吃干饭的!这里这么多优秀的人才,都是公司的宝贝,你却连一盏灯都保证不了,这让他们怎么安心做研发?你简直就是废物!”华正奇的手指都快戳到他的鼻子上了。
        虽然每次过来的时候华正奇都表现得气定神闲,从来没有说过催促大家加快进度的话,但是每次周子强都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重得自己都快要承受不起了。
        好在产品终于按期完成。经过周子强他们的反复测试,完全能够满足邮电局的要求。随后,市场部的小伙子们被撒了下去,他们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省份和大城市的邮电局,竭力劝说他们试用一下刚刚开发出来的万门交换机。这个时候,周子强的研发团队闲了下来,但是他们并没有解散,而是还在焦急地等待着下一步的消息。
        经过了几个月的奔波和游说之后,市场部终于传来了好消息:青海省邮电局同意开一个实验局,试用太阳的新产品。接下来,周子强带领着他的研发团队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几个月的磨合下来,系统终于日趋稳定。青海省邮电局最终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开始在全省范围内推广太阳的万门交换机。
        当天晚上的庆功宴足足摆了十几桌,华正奇实在是太高兴了,他喝掉了整整一瓶茅台!他拉着周子强的手,忘情地挥舞着,“子强,你真是好样的!来,孩子,咱们俩再干一杯!”“老板,别这么说,如果您不给我这么个机会,我还不知道在下面干什么呢!”周子强接过了华正奇递过来的茅台,持续的兴奋使得他想都没想就一口喝了下去,结果被呛得不停地咳嗽。但是,他的心里仍然是十足的感激——如果不是华正奇这么信任自己,自己怎么可能获得成功?看着华正奇那张布满皱纹愈显苍老的脸,他觉得华正奇真的就像自己的父亲。
        太阳由此起死回生。不久之后,周子强就由于自己的出色表现被擢升为太阳最年轻的副总裁,那一年他只有26岁!

  评论这张
 
阅读(51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