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为的世界

IT老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内容均为博主原创,持续关注华为、联想等中国顶级IT企业的最新情况,报道IT行业的大事小情。欢迎各位转载,但请一定注明出处。有意与博主交流者可发信至jiyongqing@vip.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华为卖不卖?  

2006-10-24 23:4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为卖不卖?

《IT经理世界》2006年10月20日

“资本助推”已经成为华为跨越世界级最后几级台阶必不可少的手段。

进入2006年之后,整个电信设备市场出现了惊天动地的大变化。阿尔卡特宣布将与朗讯合并,并宣布收购北电网络的WCDMA业务;如果这些交易完成,将成为电信设备的一大巨头。同时,不堪亏损重负的西门子先是将手机业务卖给了中国台湾的明基,今年又将其他大部分电信业务剥离出来与诺基亚成立合资公司。

阿尔卡特宣布与朗讯合并等全球电信市场巨变,让高速增长的华为发现自己与世界级企业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仿佛是转眼之间,沧海已经变桑田。华为还在奋力追赶的北电、朗讯等二流电信设备商将会消失或者退居无足轻重的角色,全球的电信设备市场将会只剩下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思科和摩托罗拉等5大玩家,华为以前在各大竞争对手之间游刃有余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而完成整合的巨头们下一步的目标则必然会对准了华为。

最近在公司内部的一次讲话中任正非提到:“自创立那一天起,我们历经千辛万苦,一点一点地争取到订单和农村市场;另一方面我们把收入都拿出来投入到研究开发上。当时我们与世界电信巨头的规模相差200倍之多。通过一点一滴锲而不舍的艰苦努力,我们用了十余年时间,终于在2005年,销售收入首次突破了50亿美元,但与通信巨头的差距仍有好几倍。最近不到一年时间里,业界几次大兼并:爱立信兼并马可尼,阿尔卡特与朗讯合并,诺基亚与西门子合并,一下子使已经缩小的差距又陡然拉大了。我们刚指望获得一些喘息,直一直腰板,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没想到又要开始更加漫长的艰苦跋涉……”


 

        实际上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任正非曾经多次有意无意地对外说出“现在生意很难做,如果我们是开餐馆就好了,毛利会更高。”甚至“生意不好做了,华为不如卖掉。”这些话,一度让很多人都感到非常疑惑。


 

        但是,如果我们了解任正非,一定知道这句话要反过来听。对于将华为作为自己全部生命的人,任正非是不会做出卖掉华为这种决定的——虽然目前的华为绝对是非常值钱的抢手货。任正非的“危言耸听”实际上是想告诉外界,华为的世界级之路还需要社会各方更大力度的支持和帮助,同时也继续保持华为一贯的低调作风。


 

        当然,虽然任正非不会把华为整体卖掉,但是采用局部业务出售和股份出售的方式来为自己的世界级目标提供能量,这却很可能是华为跨越世界级最后几级台阶的“大思路”。在这个“大思路”中“华为卖不卖?”并没有悬念,“卖什么?怎么卖?”其实才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

 

 

华为已经完成了从产品型企业向平台型企业的转变,而变成完全的服务型企业,才是华为最终的目标

 

 

10年后华为是谁
        了解华为未来的发展思路,首先要从了解华为未来对自己的定位开始。


 

        前不久,在信息产业部公布的“中国软件收入规模前100名企业”中,华为连续第5年名列榜首,其软件收入是第二名的两倍。如今,在华为的研发人员中有超过半数的员工在从事软件方面的研发,华为在印度、北京、深圳、杭州等地的研究所均通过了软件业通行的CMM5级认证。从华为对自己未来的认识来看,华为还将越来越“软”。


 

        今天谁都知道IBM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全球IT建设的总架构师。而在对产业发展的认识上面,IBM这家百年老店一直是华为的老师。


 

        华为所处的电信网络可以分为基础网和业务网两个基本层面。华为目前的产品如光传输、窄带/宽带交换、移动通信等网络产品都属于基础网,而智能网、OSS(运营支撑系统)等则属于业务网。如果将整个电信网络比作鸡蛋的话,基础网就是蛋黄,而业务网就是蛋白。


 

        正如任正非所分析的:由于客户前期投资的过剩以及网络更新换代速度的减慢,基础网络的建设短期内将很难有大的增长,包括华为在内的许多基础网设备商都将面临着价格竞争日趋激烈、利润日益减少的不利局面。虽然由于华为目前的成本较低,在与国际企业的竞争中会有很大的机会,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机会并不会给华为的持续成长带来长期的贡献。


 

        但是,电信业务网的发展却还有很大的空间,而像爱立信这样的世界级企业已经率先完成了从基础网向业务网的转型——比运营商更懂业务的他们已经开始帮助运营商打理业务了。去年12月,爱立信与和记黄埔旗下的“3”公司签下了总价值18.7亿美元的合同,爱立信将为“3”公司管理英国的移动通信网络,这份合同也是目前电信行业数额最大的管理服务合同之一。在此之前,爱立信已经与“3”公司在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签署了类似的服务外包合同,一共在全球为40多家运营商负责管理电信网络。


 

        爱立信CEO思文凯(Svanberg)表示:“管理服务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的潮流,因为它可以有效地提升运营商的市场竞争力。”今年9月16日,爱立信宣布进行重组,将公司的组织结构调整为网络、全球服务和多媒体三大部门,其中全球服务和多媒体均属于业务网,也是爱立信下一步要重点发展的业务。除了爱立信之外,其他世界级的电信设备商也已经注意到了这种发展趋势,诺基亚也已经进行重组并成立独立的服务部门。


在首席执行官思文凯的带领下,爱立信正在迅速地从设备商转型到服务商,而华为也在向这个方向前进

 

        为了适应电信行业的新变化,华为在产品线上也做了很大的调整。一方面,华为将电信核心网业务整合成完整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则计划将业务网的业务分拆出去独立发展,这些看似矛盾的举措其实有着背后的逻辑。核心网是电信的基础业务,同质化竞争的倾向非常明显,未来成本将成为各家厂商几乎唯一的竞争优势,因此只有整合在一起才会有成本优势;业务网是未来的希望所在,必须加大资源投入,并且以新的运作模式独立发展。


 

        目前,华为已经将原来分散的光网络、接入、数据通信等各条固网产品线整合成了一个完整的网络解决方案;2G、3G、无线接入等产品线也被悉数注入移动解决方案当中。针对业务网,华为内部成立了独立于网络和移动之外的业务与软件产品线,已经开发出了如IPTV、ICT(信息与通信技术)等业务网产品。目前这条产品线已经拥有3000多名员工,并且还在扩充。据了解,华为已经准备在业务与软件产品线的基础上成立一家独立的子公司——华为软件。


 

        从商业模式来看,我们可以把全球的电信设备商分为三大类:第一类公司是依靠产品的性价比取胜的,华为基本上属于此类;第二类公司已经能够为客户提供集成和综合解决方案,包括Turn Key(交钥匙)工程,华为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第三类公司则能够为客户提供整个运营层面的咨询服务,爱立信已经进入了这个层次。


 

        电信运营商在进行采购的时候一般不会只使用一家设备商的产品,任何一家设备商在其采购额中的份额都很难超过30%。但是,如果你具备第三类公司的能力,就能够成为电信运营商的投资顾问和总包商,并将自己和合作伙伴的所有产品全部融入客户的解决方案,从而获得更高的份额以及利润,就像IBM在企业级市场中所做的那样。


 

        “我们不应该以自己的产品满足运营商50%的需要,而是应该以150%的产品来满足他们100%的需求,这就需要我们将别人的产品和服务集成到我们的解决方案之中。”一位华为的高层认为,“再进一步,将来华为需要逐步发展到不需要自己生产但是却可以获取更高的价值。到那个时候,我们才可以说我们真正在向IBM靠拢。”


 

        10月4日,华为聘请了刚刚退休不久的英国电信(BT)技术官Mick Reeve担任公司战略顾问。英国电信本身就是从基础网服务转型到业务网服务的全球最领先的运营商之一。作为英国电信下一代全IP网络“21世纪网络”的规划者之一,Mick Reeve在运营商转型方面颇有经验。华为显然是希望通过引进像他这样的高端人才,加速对自己的“改造”,以满足运营商“100%的需求”。


 

        如果说今天的华为已经完成了从产品型企业向平台型企业的转变,那么它现在则正从平台向解决方案发展,而像爱立信那样从解决方案变成完全的服务型企业,才是华为最终的目标。

 

 

三级助推
        产品型企业和解决方案型企业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后者的开放性,它需要与各种不同类型企业的产品进行对接而不是什么都自己去做,这也就需要华为有着更加开放的心态。就像IBM能够毅然决然地放弃PC业务一样,华为也必须能够舍得,“有舍才有得”。


 

        这个思想的转变相当不容易。实际上在5年多以前,任正非的想法还是将所有业务打包在一起整体上市。为此,从2001年开始任正非即派人广泛与IBM、摩托罗拉、英特尔、马可尼、NEC等国际大公司接触,他希望通过出让华为25%~30%的股份同时吸收5~6家国际大公司投资入股成为华为的战略合作伙伴。在完成此次私募之后,华为将去海外上市。为了平衡各方的利益,同时不丧失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他设想每家战略投资者的持股比例均不超过5%。


 

        显然,任正非“大手笔”的方案很难得到那些国际大公司的垂青。他们要么只希望与华为在某些特定产品领域开展合作;要么不甘心只做一个小股东,而是希望与华为达成独家投资协议并在华为未来的董事会中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因此,最终他们大都委婉地以“最好是成立两方的合资公司”的建议回绝了华为关于战略投资的请求。“华为对我们的期望与我们对它的希望非常不一样,在谈判的过程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曾经参与华为引资谈判的原摩托罗拉中国战略办总监姜家齐回忆道。


 

        不过在资本合作的谈判过程中,任正非对国际范围内的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情况都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华为的资本合作模式也在与这些国际大公司的相互“试探”中不断地发生转变。2004年开始,华为制定了先分拆后上市的思路——将各主要业务板块分拆,分别引入战略投资者,分别上市;这说明任正非已经放弃了整体上市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而在制定分拆上市的策略之前,华为的分拆动作就已经开始了。2001年10月,华为将从事通信电源业务的华为电气以7.5亿美元、20倍市盈率的高价出售给了艾默生,不仅获得了过冬的棉袄,也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到了运营商的网络上面,起到了很好的效果。2003年11月,华为的第一家合资公司华为3COM宣布成立,华为将所有企业级数据通信业务注入合资公司;2004年10月,华为将创立于1991年的华为ASIC设计中心独立出来成立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作为独立运作的芯片供应商同时向华为和其他通信设备商供货;2005年3月,华为的第二家合资公司鼎桥通信在筹备了13个月之后正式成立,专注于TD-SCDMA技术的研发;2006年2月,华为拟与北电成立一家研发宽带接入产品的合资公司,最后由于各种原因而中途停止;近期,业界又有华为将分拆移动终端业务并完全独立运作的传言。


 

        “我们可以看到华为的分拆有着非常明显的先后次序,其分拆的产品线从远离核心的业务逐渐向核心业务逼近。”易观国际副总裁张鹰认为。通过分拆,华为目前的核心业务已经变得非常明显,那就是电信核心网业务中的宽带和移动业务,未来华为绝对控股的业务可能将只剩下这两块业务。然后华为也最有可能将这两块最核心的业务引入能够业务互补的战略投资者后去海外上市。


 

        在完成这步重要的历史棋局之后,华为将会进行公司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转型,即从电信核心网向面向未来宽带互联网的运营管理和应用服务的软件业务上转型,最终成为“电信领域的IBM”。这个过程将会耗费很长的时间,而且将经历三个阶段,而且每一个阶段都会是下一个阶段的“助推器”。


 

        第一阶段:华为将收缩目前拉得过长的产品线,将非核心业务如芯片、手机、企业级数据通信等要么直接出售,要么通过与合作对象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来变现。这些“非核心业务”也将成为华为发展“核心业务”的助推器,他们将帮助华为的核心业务向“数一数二”的位置靠近。到了今年11月,华为3Com成立三周年之际,根据当初华为和3Com达成的协议,双方均有权利竞购对方手中的股份。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华为选择将华为3Com的股权出售给3Com或者Juniper等公司的话,将会进一步印证我们的推断。


华为3Com 等合资公司其实就是华为收缩战线集中于核心业务的产物

 

        第二阶段:通过一级助推的帮助,华为的无线、宽带等核心业务将保持高速增长。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华为将在引入少数战略投资者之后将其核心业务打包上市。这样,华为除了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之外,还可以获得与其他国际大公司匹敌的外部资源条件,从而成为在电信核心网领域领先的企业。


 

        第三阶段最为艰难。华为将利用核心业务上市所获得的资源(资本、股东资源等)和能力(国际化人才和运营管理等)以“硬”带“软”、由“硬”变“软”,完成从电信核心网向业务网的转型,逐步演变成一家提供互联网业务整体解决方案的IT服务公司,并最终成长为与IBM、爱立信比肩的真正的国际一流企业。


 

        目前在国内,也只有华为等少数企业有潜力和资格来勾画这样的“资本推动型战略”。显然,“三次助推”实际上布满了风险,因为每一级“助推火箭”从规划设计到实际运行过程当中都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故障和变数,而任何一步的失误都有可能将华为这个需要按计划进入预定轨道的卫星引向歧途。


 

        但是对华为来说,要真正实现“世界级企业”的目标而不是仅仅作为“世界级工厂”;要最终拥有“技术驱动”而不仅仅是“成本驱动”,寻求对自身定位的跃迁和为跃迁提供“能量”的助推,几乎是一种必然。


 

华为终端业务也是华为“世界级长跑”中重要的助推器之一

 

        无论是面对商业模式的转型还是资本运作的未知风险,看起来距离顶峰很近的华为还要面临众多极限的考验。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获得了奇迹般的成就后,却突然发现面前的困难不是小了而是越来越大,这样残酷的现实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将会是毁灭性的精神打击,但是任正非不是这样的人。


 

        1998年,任正非曾经写下《华为的红旗到底能够打多久》的文章,并借此告诉社会各界以及公司所有员工,华为的红旗一定能够高高地飘扬下去。在8年后华为站在迈向世界级企业的最后几节台阶的时候,在华为为了世界级理想挺身面对着比8年前更大的压力和更多挑战的时候,我们相信在任正非心中这个问题的答案依旧没有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